【狗雪】《雪花纹章》【欧风PA】【二】

【注意】有酒茨CP出场。


【二。人海重隔长倾叹】

 

“雪,终于轮到我了吧~”眼前的男人,身着闪亮的紫色军礼服,脱了帽放在胸前,微微一躬身,披在身后过腰的如烟墨般的黑色长发摇荡流散,美不胜收;眉眼弯弯,比女子更添三分危险的妩媚。

“食发,当然可以,请。”女伯爵矜持地微微一笑,把带着银白色手套的手放在高挑男子的手中。

这位美貌而邪气的伯爵是食发鬼,和雪之女伯爵并肩奋斗的同事,都是黑色帝国的左膀右臂。更兼食发鬼也是人类修习异能而拥有魔法,雪女和他经历相类,两人就更亲厚一些。

“自从那位大人缠上你之后,我都没在跟你跳过舞了呢,雪~”食发鬼轻轻带过她的腰,“还记得帝国黑之军团初建的时候吗?我打退,你唤雪,看白帝国那些军人魔法师们通通动弹不得,多有趣啊。”

“确实很有趣!”雪女微微含笑,“那时候帝国还没有足够强大的魔法师,只靠我们两个主攻控制的支撑场面……想起来真是,艰难又快乐的时光啊。”

“现在那些暴力狂一个个都成熟了,军队的阵容重新组合,咱俩是不可能在战场上再度合作了……可惜啊……雪你的头发那么美,那如月光般闪亮的银发啊……”食发鬼陶醉道。

“真是的,少恶趣味了你!”雪女被他逗笑,“这么喜欢我的头发,我剪一缕送你啊。不过现在银发我可没有,那样发色动用暴风雪时才会出现……”

“谁准你剪头发了!”突然,从大厅对面,传来不和谐的呵斥声,随着一阵清脆而放肆的脚步声,一头金发的少年夺步而来,背后一对巨大的黑翼微微张开,在纤细身体上略显违和——象征着这位年轻伯爵和年龄并不匹配的强大力量。

“哟,这不是新晋的大天狗伯爵吗。啊哈,说起来,穿着这样纯白的军礼服,是终于从学校毕业了吗?”食发鬼眯着眼挑眉觑着这轻慢的少年,他身材修长高挑,又穿着紫金漆高跟的皮靴,居高临下,那荡漾眼波仿佛顺着形状纤秀的下巴流下来,滴在大天狗的额头上:深藏的挑衅姿态。

“既然天狗大人终于毕业了,那么,雪,你也不必日日挂心这孩子的事……冬天就快到了,我的庄园景色很好,来骑马如何?你喜欢的雏菊和雪莲菊都还没有开败……”

“她不会去,你景色荒芜毫无美感的庄园;她的头发,一丝一毫也不会属于你。”小伯爵历经军校锻炼也还是保持着天狗一族的白皙面容;白衣金发、军校颁发的黄金制优秀学员勋章再加上国王陛下赐下的钻石领针让他整个人白得发亮,和一身紫色天鹅绒的食发鬼伯爵对峙着。

“雪女伯爵她……或许曾经是你的战友,但现在她首先是我的女仆。”少年伯爵轻轻仰头,冷道,“女伯爵,我命令你立刻退席,跟我回去。”

算准了今晚会有军校的毕业舞会,雪女才赶来参加食发鬼伯爵的宴会,完全没料到他会来,两人瞬息之间竟剑拔弩张,她非常震惊。

“女仆?”食发鬼不可置信地轻笑了两声,“你说尊贵的雪之女伯爵是女仆,真是太荒唐了——雪,这个小鬼,你就这么放任他吗?”

雪女很有些心虚,她其实耐不住这位公子的任性,而且在这样的社交场合大天狗的发言足以给帝国的贵族们留下傲慢放肆的不良印象,她实在是头疼感多过屈辱感——毕竟这位公子对她忽冷忽热的态度,早就习惯了。

她现在最不想的,就是大天狗刚从军校毕业就被发现在贵族的宴会上生事。

于是雪女向小伯爵靠近了两步,一把握住大天狗的手腕,他那名贵珠宝做的袖扣在她手心硌得微痛。雪女解释道:“没有什么,他只是小孩子爱开玩笑罢了……我们经常这么游戏……是吧,伯爵大人?”

大天狗显然非常不满,偏过头不看她。

这个关头闹什么别扭……雪女面无表情之下无奈万分,只得再次改口试探:“呃……小公子?公子大人……别开玩笑了!你今晚不是还有毕业舞会的吗?时间差不多到了,我送你去好吗……”

大天狗眉头稍稍一松,微张的一对翅膀垂下去——这是他情绪缓和的标志,雪女抓住机会,推着他就往外走,一边回头:“抱歉食发大人,我们暂且失陪了……”

被晾在原地的食发鬼一脸不可置信:“这狂妄的小子是把阿雪的心吃了吗?……舞还没跳完呢……太夸张了吧……”

 

雪女推着大天狗疾步出了灯火辉煌的宴会厅,到了食发鬼伯爵府邸的相对黑暗的走廊里。雪女默默撤开推着他翅膀的手,也放开那只矜贵的手腕,整个人离开他,扔下他自己加快脚步。

这回慌乱的是那新晋的小伯爵,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表情,大天狗连忙加速追上去,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边。他推想她一定是生气了,可是他明明更加怒火中烧,却还是慌张起来。他受过绝佳的战略战术训练,也取得了绝佳的成绩,此时此刻却不知道如何向她开口才能让雪女重新对他笑一笑。

雪女永远是比他更容易冷静的,她说:“你不该这样的,公子大人。”

“当初陛下信任我才把你交给我,如今我在辜负陛下的信任了。您今日在食发鬼伯爵宴会上的行为,哪里有一点帝国军校毕业生应有的谦逊与优雅,你的行为就像个没教养的劣性顽童,你简直……”

“——我让你失望了吗?”小伯爵生涩地开口道。

“不关我的事。”雪女冰冷地正色道,“伯爵大人,您打破常规,一毕业就受到陛下的封赏,从地位上来讲已经是我的同僚,况且我对您而言,不过是女仆——是陛下封赏您的,您的新宅邸,你的珠宝和车马,您不该让陛下失望才对。”

大天狗的翅膀猛地颤抖了一下,几片黑羽如同落叶般无力地零落于地。

这个才智成熟,内心幼稚的贵公子感到一阵委屈;想像幼时那样去拉她的手,自己却又确实已长大了。

她在越走越远。

“我错了……我错了!女伯爵。”大天狗稍微提声,“我将躬行谦逊优雅的条律,永不再犯了。”

雪女回过头,那个高傲的少年伯爵已单膝跪在她身后,礼节周全,却向前伸出一只手,掌心朝向她,仿佛要抓住她似的。

这是什么意思?诚恳地承认错误,难道还要她拎他起来吗?

雪女纠结着“女仆”这个词语几秒,还是回步过去,握住他的手:“您这样想,伯爵大人,这样很好……”

大天狗却突然身子一歪,雪女下意识地撑着他,险些给带倒,直到她也被迫蹲在地上,才把这突然软倒的伯爵大人接在怀里。

浓重的酒味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从他的领口,黄金的发丝之间。

她下意识地皱了眉。这位公子的肠胃不算太好,一向是禁止他饮酒的;可进了军校之后,她这个监护人鞭长莫及,就是关心也管不着了。

“您这是喝了多少酒!”她轻声责备道,已经开始为刚才的严厉感到心疼;这一位醉倒在她怀里,温热的一对羽翼轻轻颤动着,如丝绸般顺滑的羽毛摩擦着她裸露的后颈,柔软的发丝磨蹭着她的肩窝,这姿态,仿佛不曾长大一般。

“……因为我不愿与人跳舞,他们就疯狂地灌我!”公子发音含糊地控诉道。

轻叹一声,雪女道:“现在还难受吗?”

“嗯……”大天狗轻轻摇了摇头,动作上就是往她怀里又拱了拱:“不难受,就……有点晕。”

“那我们稍微慢些回去就是了。”她使力欲把他拉起来,大天狗借力站起来了,却站在原地任她揽着一动不动。

“你还说……送我去毕业舞会吗?……舞会早就结束了。”他轻轻地说。

“一直,我都在找你来着。……明明演讲的时候,还看见你在台下……怎么……舞会一开场,就找不见人影了呢……”

她以为听完优秀学员演讲,就算结束了;毕竟军校毕业舞会上都是些青春年华的少男少女,她已经属于上一个年龄段了,留下十分尴尬。而且若她留在现场,在监护人的眼皮底下纵舞狂欢,他就不会不自在吗?

当真无言以对。

“雪……雪女……我只想和你跳……女伯爵……你不许我叫你的名字,为什么食发鬼就可以叫你叫得那么亲昵?……”

“雪……我……”

我什么?雪女很不想去想他后面会冒出来什么话,微微有些恐惧。还是不要听好了。

他整个人迷迷糊糊的,两支巨大的翅膀恶意地展开,把她拢住——羽毛的缝隙里都泛着危险的酒味,得不到满意的回答就不会收敛。他一向是这样的,执着得吓人。

“你想要邀我跳舞……就正式地提出来。这、这算什么。”雪女一边搂着他,一边徒劳地躲避那些直扫到脸上的羽毛。

“……你不会拒绝?”

“……公子大人为什么以为我会拒绝?”

少年伯爵微微抬起那双水光泛滥的蓝紫色眼睛:“就当你这样……叫我公子的时候……”

她长久地沉默着。

骤然使力,把那大天狗伯爵拉起来,挽着向外走。

“你不是想跳舞吗。来吧,我们跳舞吧。”

“大天狗,你想与我跳舞吗?”

那纤细而强大的少年满脸迷醉与不可置信。

食发鬼公爵的庭院里,树木修剪得形状优美而枝叶繁盛,星月之光零零散散落在脚边。

充满醉意和试探的两个身影,舞姿却像拥抱。少年贵族和冰雪之女的舞蹈小心而静谧——只听得见草叶的沙沙响动之声——或许还有柔和的呼吸。

那微微张开遮盖星空的羽翼和雪一般冰凉飞舞的长发都在月光下变成剪影。

 

黑之帝国与白之帝国的战争仿佛成了这个世界的设定一般。雪女自从魔法军事学院毕业被黑晴明陛下接见那时,黑白帝国就处于战争的状态。当然战争也并不总是连年焦灼,若是忽略边境上那些大大小小的摩擦,掩饰太平也不是不可以。黑白帝国之间的战争就像活火山,随时可能爆发,也可能一直沉寂着。

黑之帝国的军费,很大一部分都用来培养高级魔法师,而不是动员天下,全民皆兵。黑白帝国之间的战争一般被两边的领导者控制在高级魔法师之间,骑兵和步兵相对而言都只是战争的配角。

黑晴明陛下和对面白帝国的陛下都是法力高强的魔法师。有传言说黑晴明陛下是为了争夺白之帝国的皇后源氏才大动干戈。还有传言说,黑白帝国的边界是六年前才出现的,两个帝国曾经是一体。

“雪,你又在看历史书吗。你可是答应我一起去骑马的,今晚陛下的宴会,我也已经邀请你做我的舞伴了——你这么晾着我可不行。”

她的舞伴早早就来雪之伯爵的宅邸等待了,现在,这位意气风发的年轻公爵正不耐烦地敲着他的桌子。

“风之公爵大人……”雪女无奈地道,“您真是急性子……难道三尾她们没教过你,女士约会迟到是惯例吗。”

“所以我到你面前等着,想必你不忍心晾着我罢。”自小被宠坏了的大天狗,毫无自觉。他轻轻一撑,坐到雪女的桌子上:“别看书了,你瞧瞧我。”

雪女皱着眉头,并不打算妥协。

风之伯爵把他那在战场上被传为神话的翅膀抬起,像谱一匹丝绸那样地把他的黑羽铺上雪女的桌子,挡了她的书。

女伯爵对那些羽毛定定地凝视了片刻,叹了口气:“你身上灰尘与血迹……不洗干净再来见我吗?”

“有吗?”若说大天狗不爱惜自己的羽毛……他不自觉地抖了抖翅膀,仿佛小时候做了错事被发现的样子:“我刚从战场下来,就来找你,翅膀后面……我实在够不到嘛。”

“帝国的公爵,注意点形象好不好?怎么,理直气壮的,难道还要我给你洗啊。”雪女笑了笑,轻弹了下他的羽毛,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意气风发的那年轻公爵脸色微红,却也轻轻笑起来:“我看雪你忙得不肯看我一眼……我即使想要什么,你又怎么有空呢。”他话语里含着寂寥落寞,仿佛雪女亏欠了他什么,其实那个被支使地脚不沾地的反而真正是他,他连年征战,而雪女则冰封着疆界,守护这黑色的王国。

“你真不好伺候——别那样看着我,风流倜傥的公爵大人。”雪女对他微微笑笑,急于转移话题,“……我们……还是去骑马吧,公爵大人。请稍等我换上骑装。”她低眉敷衍道,终于从桌子后站起身——他欣赏着她一身雪白带着蓝色绸带的鱼骨架裙撑礼服,她的身材看原本玲珑纤细,穿着这种紧身束腰的裙子看起来更是美得惊心动魄。

“不要换骑装,我想要和你同乘。”大天狗说。

“我可以拒绝吗,大人?那样太不得体了。”

 

结果她并没有换骑装,他们也没有骑成马。黑晴明陛下的紧急召见严峻异常。他们直接奔赴北方的战场。

 “没想到白帝国竟然出现了这么强的将领。不是说那边的陛下已经连续被好几个强大的魔法师拒绝了吗,这一次的又是谁?”

“那新来的极度难缠的火之法师叫做酒吞。”

“就是那一位在幽灵山脉占山为王自建庄园的法师?”风之公爵皱眉不已,“黑晴明陛下也曾经与他交涉过,酒吞根本无意介入黑白帝国的争端,怎么会竟然加入了白帝国的联盟……”

“据说是因为茨木元帅的关系。”和他们共同出征的食发伯爵道,“白帝国刚刚招来了亡灵法师茨木,酒吞就不请自来……真可笑,亡灵法师和那个亦正亦邪的火法师竟然都收入白帝国麾下,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即使是这样,也犯不着女伯爵一起出手吧。难道我们还料理不了他们吗。”大天狗道,北方的边境此时正刮着骇人的东北风,更兼寒霜覆盖,杳无人烟,并不是适宜火法师出手的环境。

“公爵大人还是太年轻。”食发鬼叹道,“你如此轻慢气盛,早晚要栽。我们不知道是否只有酒吞一人领军,如果是,那或许您一个人胜算足够;但如果还有其他人一起来了,那您,帝国的希望,控制风的战神,就要早早陨落了。”

“首都不是没有其它的控制系魔法师,凤凰火大人还在待命,为什么陛下要派雪和我们一起来?因为——”只有雪才会毫无原则不顾一切地保护公爵你——

“等一下,你们看东方——”雪女道,她骑在马上,用马鞭指道。

一片火焰做成的山峰阻隔他们往战场去的道路,霸道的火焰带着一股奇异的浓香味熊熊燃烧着,通红地映照着接近黄昏的半边天空,在银装素裹的雪原边境上看起来非常诡异。

“是酒吞。”他们内心笃定。

火焰圈出一个延伸几公里的圆形的火热的圈,在火焰中央,那个面容英俊、不可一世的红发男子坐在一把紫红色的扶手椅上,披风长长地垂落在地上,迤逦成优美的褶皱,北风凛冽,寒冷彻骨,火之魔法师酒吞袒露着精壮的胸膛,毫无寒意,他的衣服红发在狂风中却纹丝未动。手持水晶高脚杯,悠悠然地晃动着其中的液体,似醉非醉,似笑非笑地看过来。

食发鬼飞快地在阵地飞掠一圈:“很奇怪,只有魔法师的气息在火圈里,他们的军队肯定是驻扎在很远的地方。”

“让我们的军队也在后方驻扎吧。不把魔法师解决,再多的士兵也不过是任人鱼肉罢了。”风之伯爵道。

于是两个帝国的大军都在战场稍远的地方待命。

从火圈里扬起慵懒而略不耐烦的声音:“喂,对面胆小的家伙们,我的酒都要干了,还没准备好吗?”

“挑衅的话你们两个去说,我先探查去了。”食发鬼留下话,身影就在火中消失了。

大天狗扬眉,心意微动,让风在身边旋转,裹出一片能隔绝火焰的防护,就打算走向酒吞。

“等等,”雪女扯住他的手,“我们从阵地上方越过火焰飞进去……我不相信我看到的,只有酒吞一个人。”

“有理,听你的。”风之公爵收了防护,揽过女伯爵的纤腰,振翅而起,“去会会他。”

雪女在他怀里,想说她自己借助雪的力量也足够飞过去,也来不及反驳。

“风雪之力,缠绵相随——好一对神仙眷侣。”看着他们飞进战圈,酒吞眯眼冷笑道。

雪女感到怀抱着她的大天狗似乎剧烈地颤抖了一下。那是心跳吗?可是她最先意识到的,却是危险。

“小心!”

她清喝一声,瞬间鼓起雪的力量,飘卷的雪花带动两人在空中猛地上升了数丈,他们脚下的结冰的土地崩裂开来,只见一只黑紫色的鬼手破土而出,手掌碰到的一切被强大的力量挤压,瞬间化为齑粉。

大天狗和雪女险险避开,雪花黑羽乍然散落。

“哼,失败啦。”有高朗而充满磁性的男声从空气中传来,一个身影缓缓浮现出来。

一身紫色披风的亡灵法师从地底冒出来,他身形修长,面容俊美,白发飘飘,金色的眼睛邪魅动人,右手断臂却无损于强大魔法师的风姿:“对不起,我的挚友,让这两个杂碎逃了。”

“无妨。”酒吞从王座上站起身来,和那亡灵法师并肩而立,“风、雪二位大人远道而来,不费点心思,好好招待怎么说得过去?哼哼……晴明聘你作帝国的元帅,你却还是这么不懂礼数,难道要我教你?”他面向大天狗与雪女二人,眼神却斜过去落在茨木右边空荡的衣袖上,笑意里没有一丝温度。

身居高位的元帅茨木不以为忤地哈哈大笑:“这种气势——酒吞你不愧是我的挚友,我当然永远愿意接受你的教导!”

即便雪女再怎么正经,也忍不住觉得这两人之间气氛实在奇怪,恐怕酒吞突然加入晴明集团的原因……比想象中要更加复杂……

 

这场仓促的遭遇战比预计的更加艰难。茨木的攻击固然凶猛强悍,好在黑之帝国的三人早有防备,那新出战的火之法师酒吞才是真正深不可测的怪物。

带着嘲讽的笑容,他举起不离手的高脚杯啜饮一口,那些暴风和冰雪在身上留下的深深的伤口便消失无踪——而他用烈酒点燃的火焰却依然火势熊熊。

大天狗那自来引以为傲的羽翼隐隐散发焦糊的味道,他的脸上身上更是伤痕累累。作为组合中的攻击担当,他遭到酒吞和茨木的集中打击。他确实是帝国最优秀的魔法师,即使深处劣势,也发动着一波波有效的反击,使局势不至于彻底恶化。

“啊啊,血!我还要更多的血……”酒吞冷笑着,他手中的高脚杯里似乎有永远喝不完的血之酒——而每当他浅啜一口,他精壮而裸露的身上那些暴风造成的伤痕就飞速治愈——就像雨水冲去草叶上的灰尘那么容易。

“我的挚友啊……你真是人间的奇迹啊!!”茨木元帅情不自禁赞叹道,因为过分的激动,他的声音竟然有些沙哑。一头银发,容貌邪气的茨木原本也是个不得了的美男子,可他用这样沉醉的语气对着同阵营的战友做出这样的发言,却实在非常古怪。

他越是对着酒吞赞美推崇,自己越是气势如虹,鬼爪直指正对面的大天狗:“为了和我的神相配——我还要更强大、更强大一切才行啊!”

“吵死了,茨木。”酒吞却不以为意,根本没有回头去看茨木一眼,“长翅膀的小鬼和冷冰冰的女人,你们输定了,还不明白吗?退兵吧。”

“这个疯子……”远观的食发鬼感到一阵阴寒攀上脊背。传说茨木元帅本是修习黑魔法的亡灵法师,行事诡异与常人不同,雪女和食发鬼没见过茨木与酒吞一起出战,并不觉得那个相貌秀气力量强大的魔法师有什么特别,如今一见,却当真让人不寒而栗。

鬼气森森的鬼爪再次突出地面,这次却是没办法躲避了。她不能闪开,最重要的人在阵地中心,她绝不后退。瞬息之间,雪女算计着,冷意从全身上下涌出,全身透明银白色盔甲覆盖,她不会死,足够可以——

“雪!——”

心脏尖锐地疼痛,全身寒冰炸裂,她的唇边有丝缕鲜血溢出。但她没有倒下,没有消陨;像冰雪中翩飞的蝴蝶,她从冰做的茧中飞出:“酒吞,你以为我是女人,所以对我轻蔑;可是,就连茨木也没法一举消灭我,不是吗?……自诩强大的人啊,纵使我生来软弱,才智低微……如今,也站在你们面前了!”

冰雪的女儿施展魔法:“冻结一切吧……暴风雪!”冰封地面,不仅仅是火之魔法师燃起的火焰,连那不可一世的亡灵法师也被冰禁锢。

酒吞衡量着自己的伤势,正打算用酒治愈伤痕,却发现自己的魔法完全被封印:“魍魉之力与冰雪魔法的结合体吗?之前看你躲在他人怀中,没想到也是个了不得的女人嘛。”他略收了轻蔑的神情,啧了一声。

那属风的公爵也张开翅膀,飞到她身畔,激烈的风伺机待发。

“大天狗,”她呼唤着身边之人,“用风强攻吧,茨木右臂有重伤,支持不了多久的……”声音到最后,已经没有了力气。

大天狗卷起狂风,攻势凌厉。旧伤新伤叠加,茨木脸色更见苍白,却还是一副兴致勃勃的好战姿态,大天狗越看他越难以控制情绪,他眼眶发红,身上也感觉麻木,要他死,他想——于是魔法更加狂暴,巨大的灰黑色龙卷夹杂着钢铁一般坚硬的羽毛占据着平原上空。

酒吞冷哼了一声,受到伤害的同时,只见他引导身上流出的血在茨木周身形成一道屏障。

“挚友,这是……”

“闭嘴吧你!”

大天狗还在恋战,食发鬼不知何时闪现出来,指尖适时地缠绕出复杂的时间魔法,酒吞茨木一时不能动作。

“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这时他才看清,食发鬼怀里抱着的雪女,从天空中坠下的雪女。

 

【TBC】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