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雪】《雪花纹章》【欧风PA】【一】

【前言】

作为杂食党,我对BG狗雪也爱的深沉啊。之前发过一个狗雪欧风梗,就是这个,忍不住,自己写了!

诸君,我喜欢养成。

年下!私设!OOC!真·OOC!极度OOC!慎之!慎之!


【一。星辰白雪如初见】

 

“女伯爵,把你的手套戴起来。”结束了战略会议,遣退其他大臣,唯独把雪女留在书房的国王陛下突然这么命令道。

“是。”虽然不明所以,雪女还是遵命戴上手套。因为施展冰雪魔法的缘故,她的身体冷如寒冰,这手套是为了隔绝温度,好不让其它接近自己的人困扰。不过,她不明白现在有什么隔绝的必要——毕竟,黑晴明陛下又不会——搂她一把什么的。

“这一位,就交给你了,雪女。作为帝国最谨慎可靠的女伯爵,一定可以完成任务的吧。”

“……”

皇家保姆把一个四五岁大的孩童不由分说放在她怀里。

“陛下,这是……!”

“这是大天狗,”黑晴明国王笑逐颜开,看着雪女怀中的孩童,三分得意,七分宠爱,“他是几乎已经灭绝的天狗的族人,真正的贵族,别看现在还没有翅膀……这可是天生就具有强大魔力的存在,和你我这种后天修行的魔法师都不相同。将来必将是帝国的顶梁柱,你可要把他照看好了。”

容颜如冰的年轻女伯爵脸上露出犹豫而为难的表情,戴着手套的手指僵硬地抱着那孩子,一动也不敢动。

这时候,那被万分珍重的小公子从雪女怀里抬起头来,铂金色发丝软若云霞,那一对琉璃珠子似的蓝眼里透出轻蔑的光彩:“黑晴明……大人,这就是你所说配得上服侍我的人吗。”

“哎,阿爸怎么会骗你~既然为我国效力,你就是朕的亲子。这位是帝国最高贵最美丽最强大的雪之女伯爵,只有她是绝对配得上你的。”果然,见到力量强大的魔法人才就毫无原则,和邻国晴明国王本质上没什么区别——此时黑晴明眼中的光芒可绝对不是“礼贤下士”四个字可以轻易概括的。

天狗小公子在拽她的头发,雪女面无表情:“小公子,请您停手……”

怀中小人儿毫无自觉地哼了一声。

 

黑晴明国王贴心地给雪女直接批了长假,让她别的不干,就负责专心照看新来的这位小公子。从帝国的女将直接降级为侍女,雪女伯爵觉得她的一身魔法都白瞎了:一旦动用魔力,自己的身体就会变得冰冷,小公子金贵地要命,又肠胃不好,根本一点冷都不能碰,她只好把自己当成人类保姆那么用着。她担得起黑晴明的评价,确实是个严谨认真的人,也从来没想过把小公子假手他人去照顾,甩手清闲。

国王陛下太英明了。见识到这位小公子有多么麻烦时,雪女诚心实意地赞叹道。

“小公子,请允许我为您沐浴。”说这话的时候,她跪坐在浴缸边,神情严肃,仿佛正面对着世界上最神圣的事业。

“哼,允你了。”仰着头,大天狗轻声回答,骄矜得不得了。

明明只是个不到是十岁的孩子,他的傲慢劲儿却让一众成人贵族都望洋兴叹;对于衣食住行方面诸多鸡毛蒜皮的挑剔,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这个孩子……雪女不禁微微挑起嘴角。

脸上微微一热,刺痛的感觉。雪女微微抬头,不敢相信这长得天使一般的小公子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谁准你笑了?”大天狗咬牙挑眉,不知为何脸颊一抹微红:“低贱的女人,你在挑衅我吗?”

“不敢……公子。”雪女低下头,喃喃低声,“您既然不愿意,我不再笑就是。”真不是一般的难伺候……果然……作为侍女的她,作为雪之伯爵的她——她的笑容绝对是多余的吧。

大天狗于是坐在白瓷的浴缸中,任雪女用热水冲刷着他白皙而略显单薄的脊背。

仅仅是这样却使得小公子轻声呻吟出口。

“怎么了嘛?后肩还是很疼吗?”近来小公子一直这样抱怨着,她忍不住关心道。本来想安抚地给他揉一下,动作一顿,手还是放下了。

“请您放心,公子大人,”加重了恭敬的语气,她平缓地说:“是您的翅膀,您要变强了,像您一直期待的那样。”

小公子抖了抖肩膀。

 

晚上,她照常给小公子换了睡意,并把他安置在女伯爵府邸主卧室最豪华舒适的那张床上。

给小公子盖上被子,她起身就要走。

小公子伸出手来,紧紧拽住她的一根手指。

“你去哪?”

大天狗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一直以来,他都跟雪女睡在一起。

雪女的优美玲珑的身形隐藏在重重帐幔投下的阴影中,显得不可捉摸;她低下头,让刘海挡住眼:“我冲撞了公子大人,今夜我要反省自己的错误。而且我犯了如此严重的错误……本来也不该和公子同榻。”

小公子瞪着她,一双蓝眼有些无措:“你的首要任务……”

“公子大人勇敢强大,想必也不在乎夜里有没有人在一边侍奉。”她不紧不慢地接道。

“……我、我……没错,我才不在乎……”他言语之间有些露怯,“但你也不需要整夜反省……”

“身为帝国的女伯爵,要自修严格,吾日三省吾身是应尽的职责。”

“不——”小公子愣了一下,撑着身子坐起来,眼神飘向别处,咬住嘴唇。

“……不,你没有什么错……”

“是吗?公子大人?”

“……是,”小公子的脸更红了,吞吞吐吐地说:“你可以笑。”

“原来是这样,那就躺下吧,公子,别着凉了。”雪女放轻声音,终于自己也坐上床沿,“睡吧,小公子。”

然而他并没有睡着,夜很深很深以后,他一对琉璃珠子似的眼睛在黑暗里亮起来,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伸出手——触碰枕畔雪女那当晚刚被他打过的脸颊,温暖的。

 

翅膀长出来之后,还是个孩子的大天狗就被国王陛下送去培养帝国军人的预备学校。雪女终于也多少回归了帝国伯爵的身份,即使没有军事任务,也能处理些文书工作了。但突发事件是不会考虑她的时间安排的。

“国王陛下正打算收复失地,就从北方星辰森林这一块开始……”她的好同僚,帝国的另一位女将军三尾指点着地形图。和沉稳规矩的雪女全然不同,三尾穿着标志性的一身火红,风格火辣时髦,那贴身剪裁紧紧包臀的礼服长裙,用华丽的鸟羽装饰着最新款的帽子,完全是社交场上的名媛样,可就是这样的三尾,取人性命可是毫不含糊。

“好久没活动筋骨了,阿雪,我都等不及了呢~”

“哈……”雪女掩口打了个哈欠,“抱歉抱歉……三尾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我说你啊,你和疲于奔命的家庭主妇还有分别吗?阿雪啊,你这状态……你知道么你很像……”

“像什么?”

“——未婚先孕的单亲妈妈。”

“……三尾,你可恶!”

她们的嘴还没都起来,门外的侍从就急匆匆敲起门来。

“雪女大人!”

“……什么事?”

“是军事学院的急信……”

 

雪女赶到的时候,情势一片混乱。

小公子不知为何卷入了一场低级学员的群殴……而且是被殴的那个。学院老师有心管教,但碍于国王陛下的死命令不敢动大天狗一丝寒毛,只得急信去找小公子的监护人,也就是雪之女伯爵。

几个天邪赤兄弟们还在放挑衅,远处还有更多的天邪学员正在向这里簇拥过来。其中有狼狈的,身上扎着坚硬的黑色羽毛,一脸眩晕。满地零落片羽,即使杀伤力不强阵势也相当大。

小公子的白色制服凌乱,那新生的柔嫩的羽翼大大张开,眼眶发红,一双眼眸如火。远远看到雪女,小公子翅膀一抖就向她冲过来,径直扑到她怀里。

在她的怀抱里,小公子垂下翅膀,竟然大哭起来:

“雪女!……这、这群家伙……他们侮辱我!过分!好过分!我……咳……”他紧紧搂着她的腰,大哭大闹,完全失去了以往的骄矜自持之态,似是受到了相当的刺激。

且不问对错,但是看他这委屈的样子就心痛莫名。感受着腰间的重量,雪女其实内心有点懵。

而那些天邪学员们却很有些不依不饶的意思。

“喔喔,那个乖宝宝在女人怀里找安慰呢。”

“哟,就这样还是天狗家族出身呢,这么弱的家伙也敢自称高级魔法师吗?”

“只会吹微风的天狗哈哈哈哈哈……”

“奶娃娃还是回家挨着妈妈哭吧!”

听着这些,雪女皱起了眉头。她作为魔法师的资质也只是中级,一步步成长起来,这类话她也听过不少,骄傲与自尊被践踏的感觉,她是懂得的……懂的很多。一时之间,她已经做出了不合身份,不同寻常的举动了:

“你们,差不多闭上嘴吧。”她抬手,簇拥雪白蕾丝雕花的袖口里激射出冰雪,多话之人全部身被冰封,动弹不得。这举动很糟糕,当着学院老师的面动手,帝国女伯爵出手教训学生?这算什么。

恐怕改天还要到学院教务处走一趟。雪女头疼地想。

 

抱着小公子坐上马车,女伯爵吩咐车夫回自己的府邸。

小公子状态不是很好。先是跟天邪他们闹得气喘吁吁,又在雪女怀里哭得声嘶力竭,被呛住了,正有咳又喘,十分狼狈。

“别哭了,小公子……”雪女安慰道,隔着羽翼将手放在大天狗颤抖不已的后背,“咳得这么厉害,不辛苦吗?”

小公子真的不哭了,伏在雪女怀中也不说话,只是轻咳。雪女给他拍着背,在他耳畔放柔声音:“缓一缓,别难过了……”

在她怀中抬起头,蓝眸里满盈着藏不了的水光:“我不要再和那些出身低贱的废物一起学习了……资质平庸的家伙有什么资格与我竞争……”

雪女微微一愣,道:“废物吗……小公子,你这样可真是让人为难了,照你这样想,大概觉得人类出身的我也不多就是废物而已……血统尊贵的小公子,你想离开我们,哪有那么容易。”

她语气冰冷得吓人,柔情也一扫而空了。大天狗听得霎时苍白了一张小脸,胸口闷得厉害,却不知怎么应答,情急之下又止不住地咳嗽起来。

雪女不知道他为何又来这一出,只是任他自作自受地咳到干呕——这下是怎么安抚都不管用了。

饶是闹腾成这样,他也还是紧紧拽着雪女的礼服前襟不放。

雪女全然不知他的想法,只觉得这大天狗倔强任性得可怕。

“你别这样……”她还是内疚了,像这样折磨一个孩子……

于是抱紧了小公子,她一下下耐心地抚摸着他的翅膀:“等下请海坊主先生来看看好吗?怎么严重到这个地步?……”

“……”小公子似乎说了什么,但没有听清。

“你说什么?”

松开紧紧咬着的嘴唇,他说:“……不想要离开你……”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来吧,靠我肩上,别撑着了……”

 

小公子紧紧依偎着她,沉睡着,在她怀中;她坐在伯爵的黑漆马车里,马车在官道上疾驰。

仿佛,只是仿佛,她感觉自己不仅仅是国家的战争机器,也或许是某人依赖的对象。微妙的感觉。小公子的翅膀微微颤抖着,轻柔的呼吸吹在她的脸上,那么滚烫的呼吸。

雪女感到寒冷无比。悄悄地,她把手套戴起来,侧开脸颊,不让沉睡的小公子碰到自己的肌肤。这是她无法改变的魔法特性——动用过冰雪的力量之后,身体也会变得寒冷——敌人有多冷,自己就有多冷。雪女清楚地知道,此时的她是不宜与人亲近的。

她欲把小公子放下来,又唯恐动作大了会把这个难伺候的孩子弄醒。于是就只好那么动作僵硬地抱着他——多么艰难的拥抱。

 

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她这般欲言又止,玲珑到消瘦的侧脸。

凝神看着,大天狗忽然伸出手触碰雪女的脸颊,虽然她下意识躲闪的动作让小公子不满地皱了眉,但还是触碰到了。那是冰冷如尸骸,柔软如落雪的肌肤。他不禁颤抖了一下。

“你醒了,小公子。”雪女倒是相当淡定,把他从怀里抱下来放在马车对面的丝绒座位上,“冻着你了吗?请稍微离我远些。”

大天狗的一双蓝眼依旧紧紧盯着她,此时她可不想解释为什么自己身体会变冷这个问题(虽然那大概是他肯定要问的问题。)

“女伯爵,你怎么了?”他用这么正经严肃的语气问道。

“……温度吗,我本来就是这样的啊。”她模糊应对,顾左右而言他,“……小公子,你喜欢雪吗?”

那么寒冷的东西,当然不喜欢。他这么想着,却因为“雪”是她的名字而不忍说出口。

“还好吧。为什么说这个?”

“给你看点好玩的东西……”她少见地微笑了一下,低头咬着天蓝色天鹅绒手套的指尖部分,把一双手套扯下,露出十只因为寒冷而微红的苍白纤细的手指。

为她的微笑所迷惑,大天狗眨巴了一下眼睛,背后的双翅也难抑地抖动起来。

“小公子,你看……”她把双手合并摊开放在嘴边,吹了一口气,仿佛在吹散一朵看不见的蒲公英,“下雪了。”

“啊……”

雪……

真的,下雪了……从低低的黑色雕花的暗沉的马车棚顶上,一片片白色的晶莹翻飞着缓缓降落;凝神观视,细腻的冰晶,六角形透明,落在指尖,倏然又消失。

多么奇妙的景象,就在这小小的密闭的车厢中,竟然下起雪来;而就在玻璃窗外,灰黑色的深秋的景物还在沉默着静待沉睡。

他连忙去看雪女,女伯爵的黑色长发也落上了点点莹白,还有那长长的睫毛尖上,那双眼也更显明亮。

雪女再次对他微笑,指尖旋转,那些雪花不再飘落,而是围绕着他在狭小的车厢中跳起舞来。他不禁扇动翅膀,那些雪仿佛有生命一般稍稍远离,顷刻之间,又聚集在他周身,一层白色柔光。他还穿着军事学院的银灰色制服,金发,雪光,蓝眼……天狗一族自来有足以傲视世人的美貌,此刻他似在雪莲花的中心。

喜欢上一个人,原来真的是一瞬间的事啊。

两个人同时这么想着。

 

【TBC】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