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金】【双性转】黑&金公主【06】

【致歉】

填坑撒土。实话说这个梗我写起来确实是力不从心,前两天受到亲友的催更超级感动!总要把脑洞都发出来才好吧!文蠢人渣,拍砖从轻。

【前文】


【06 已死之国王&众军之转还】

 

她骑上马,好怀念的滋味啊。因为穿了几天长裙而有些不适应的大腿被马鞍摩擦着,让她整个人兴奋起来。关于皇叔的话,她已经不再信任,此时此刻,即使一到军营之中便被铁刃相加,她也相信。她最熟悉的不仅仅就是背叛、出卖、放弃……暗中,她握紧了腰间的长剑。脑内无意识地思考着反抗与制敌的动作——等等,这次,她可以反抗吗?

 

须臾浮沉,须臾冷暖。她觉得给自己安排的人生就是一场戏,还是那个蹩脚的剧作家随便写出来草台上演给穷极无聊的闲汉看的那一种;或者干脆就是一场梦,神也不认同、根本不存在。

 

一想到神,她全身禁不住一个冷战:这样的想法,虚无罪孽地疑问人生,无视命运注定的考验——如果天上真有那么一位大人,他肯定都听到了。

 

皇叔曾经说过,他相信自己,因为她是父王的女儿,这位虔诚倒恨不得把国库搬给教会的国王从小就把她熏陶在神的圣光里。

 

他说:“绮礼,你很虔诚,这很好。”……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军权交接的仪式平静地完成了。看来时臣派来的新的将军还没来得及融入这些军人,就再次收到了调令。当她再次挂上元帅的佩剑,旧部们一拥而上,打量着这个由男转女的“新的”将军大人。

 

那个因为暗杀而著名全军的黑衣青年副官哈桑直勾勾地盯着绮礼,讪讪地道:“将军,那个……现在我还可以……和您住一间房吗?”

 

你说呢?!

 

绮礼狠狠瞪了他一眼。

 

用瞪眼微笑举手投足之类来传达命令倒是她变回女人之后才学会的。

 

家常还没说完,就见一个传令兵惊慌失措地跑进营帐:“公主殿下!”

 

这个称呼让绮礼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公主殿下……国王陛下他!他一个小时前驾崩了……”

 

啊啊,这才对嘛!这晴天霹雳的消息,带给绮礼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句。她就知道摄政王不会平白无故把军权送回自己手上。今晚自己原本有什么任务来着?陪璃正陛下前往教堂祈祷啊。

 

绮礼不禁握紧胸前的十字架,那粗暴、狠厉的动作仿佛是女巫手握着仇人血淋淋的心脏。

 

“殿下,请您节哀。”于是此起彼伏地响起了昔日部下们的关怀。军人们总是对他们沉默可靠的指挥官充满了好感。混乱之中,她听到有人错口说出“请节哀,太子殿下”这样的话。

 

“我感谢诸君的信任。现在……请允许……稍事休整……静一会儿。今晚宵夜之后,我们即刻出发。”

 

她离开会议的长桌,把嘈杂的言论关在门外

 

父亲死了。她思索着,她的悲痛看起来并不足够。

 

比起亲爱,国王陛下给她更多的父亲和君主的压迫。

 

她感到放松,深深呼吸着夜晚的空气。

 

罪恶的念头。

 

为惩罚自己,她再次以手握紧了颈间的十字架,耀目而冷硬的金属在掌心,温热的血液渐渐流下。

 

接下来该如何呢?皇叔固然不甘心放过自己,但在军中的自己想来不是个很好的目标。或者他根本就埋伏了后手在军中,很有可能——这么看来,不如向边境进发比较保险。肃清也好,拖延也好,韬光养晦的事情,总可以做到……

 

她的思绪被急促的敲门声给打断。

 

“什么事?我说过任何人不许打扰了吧!”不愧是变成了女人,语言的威信也荡然无存吗?

 

“抱歉,将军大人!是亲王殿下传来的指令,请务必……”

 

“……是吗。”绮礼收敛了情绪,站起身:“既然是皇叔的命令,请使者进来吧。”

 

来者一身黑色披风,纤细娇小,却骄矜异常,非要等自己的手下把那厚重的木门开到完全,才肯移步走进绮礼的房间。

 

绮礼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亲爱的绮礼啊,”那人褪下兜帽,金发昏暗的烛光中比黄金的冠冕闪耀百倍,那呼唤自己名字的嗓音,犹如伊甸园的风声,犹如毒蛇吐信。

 

“我纡尊降贵,远道而来,你竟然不立刻到近前来问候我吗?”她音调微微有些发颤,明艳的容颜是莫名的苍白——赤红的瞳孔燃烧着。

 

“公爵夫人,”绮礼从震惊中回神,连忙迎上去。心里混乱地想着,所有一切人,只有这一位最不可能是皇叔派来的,“您一路骑马而来吗?真是劳累了。”

 

吉尔伽美什哼笑一声,盯住绮礼的眼神有点迷离,她毫不避讳地握住绮礼的手腕,她的脉搏飞快,穿过一层薄薄的皮肤直跳到绮礼心,怎么了……

 

“绮礼,我的婚约者啊……我要告诉你……”

 

话未成句,公爵夫人突然身子一沉,摔倒在绮礼怀中,就这样陷入昏迷。

 

“吉尔伽美什?!”


【TBC】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