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天】《水泽の君妃》【壹】

《水泽の君妃》

【之前的君后列传,把荒天单独拉出来写了。】

【*小学生文笔】

【*极度OOC】


【1】

他们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不是纯洁的同事关系。

当初大天狗奉黑晴明之命,四处招揽强大的助力,荒川之主就在他的招募名单上,头一个。大天狗属于风系、有神性的妖怪,又是爱宕山主人,天狗们的首领,小小的水泽之主,尤其是那种被用来灌溉庄稼,架桥行船的河川的主人,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他独身一人,驾着强风降临荒川妖气最盛的河道,想要会一会这位水神。

他对着激流,大喊三声“荒川之主”!——没有应。

真是奇怪,要是有人在爱宕山随便什么地方喊一声“大天狗”,他可是肯定会出现的。

不死心,他鼓起旋风,把那流水搅得天翻地覆,可那风割裂的漩涡消失之后,荒川还是一样的流淌,他自己却徒劳地沾湿了疲惫的翅膀。

气煞人也。

彼时的大天狗刚刚继承爱宕山,并被黑晴明收入麾下,不但少爷脾气,还有少年心性,两次受挫,不禁恼怒,而且刚刚扇风扇的浑身酸软,索性飞到河畔一棵古树上,吹起笛子来。

笛声缥缈,拂过草木流水。

他的技艺是好的,被后世称为“雅乐之仙”的源博雅也曾为他的笛声倾倒,但大天狗自己却对此一无所觉。

当他放下笛子时,他就那么姿态闲适地在河边的礁石上坐着,静静仰头凝视着他。

“汝之笛音,甚是悦耳。”他说。

那声音沉静透彻,如同从雪山融化在深渊流淌的水。

大天狗吹笛从来没给别人听过,以往在爱宕山,总要一个暴风把方圆十里的其他天狗都吹跑了才掏出笛子来。这会儿毫无防备,大受惊吓,一个身形不稳就从树上栽下来。

他使劲呼扇着翅膀,还没等他再次飞起来,就被那浑身冰冷的妖怪接在怀里。

此人肤色亦如深水,温度亦如深水,水色的发丝,却是君王的装束。

大天狗抬头,正对上那双眼睛。

“荒川之主?”

河川的主人瞅着他,低沉地哼笑道:“是我。”

 

大天狗尴尬地挣脱下来,心里却还有一丝歪打正着的侥幸,马上抓紧时间开始说正事。

“你就是荒川!正好。我乃大天狗,因为黑晴明大人……”他滔滔不绝地说完了预先准备的言辞,又加入了自己即兴真诚的抒情,一双晴空色的眼燃烧着狂热紧盯着荒川之主,荒川也微微挑着嘴角看着他,这让他倍感自信,以为一定找到了同道:“……所以,荒、荒川,加入我们吧!黑晴明大人一定能领导众生完成大义!”

荒川之主哪里料到他这样不按套路出牌,缓道:“汝……刚才说什么?吾没听见。”

大天狗气得目瞪口呆,身后翅膀都炸起来:“那你刚才在干吗!还笑!”

荒川继续笑道:“在看汝啊。”

大天狗呆怔怔的表情在荒川看来非常可爱,只见他迟疑了一刻,突然拽住了荒川的手腕,坚定道:“没关系,我再说一次。”

当荒川轻蔑地拒绝了他的提议后,口干舌燥的大天狗的耐心终于到了极限。

“我或许不能说服你,荒川之主,但我还可以用力量征服你,”他警告道,“你须得服从我才行!”

荒川更没料到他一言不合就动手,更没料到这金发蓝眼的美人动起手来这么凶狠,简直无话可说——风刃已经到了眼前了。一个不注意,头上的冠冕瞬间就被扯落,银发散了,大氅外边游弋的游鱼也被惊散。

荒川用水作为屏障,不时甩出水流凝成的游鱼回击,一边儿还试图跟他讲道理:“汝——”

“汝先听我说——”

“没有悟性的庸俗之辈无需交谈!征服就够了!”大天狗的回话被扯得变形,并释放出更猛烈的风暴。

荒川见交涉无效,遂抬起手,荒川的河水拔地而起,巨大的漩涡瞬间吞噬了那半空中的大妖。

“愚蠢,”荒川无奈道,“何必非要在这里和吾动手呢?”

 

半晌,都不见那漂亮的妖怪从水里浮出来,荒川倒觉得不妙,连忙潜入水中去找。

那漂亮的大妖怪明显地不会水,完全浸湿的羽毛又沉重无比,荒川把他抱出水面,大天狗双目紧闭,早呛晕过去。

待荒川又是捶背又是渡气地忙活了一阵,大天狗终于颤着睫毛睁开眼睛,第一个反应就是拽紧了荒川的领口:“你、咳咳咳……为、为什么……咳……不答应我!”

荒川不知该回答他,还是继续给他拍背,于是两项同时进行:“汝愚蠢又荒唐,吾不答应自有吾的理由,你非要吾说的话,一千一万个也说得出来。”

大天狗喘匀了气,此时很有些沮丧,他完全理解不了为何荒川会拒绝,在他的观念里,正确的事情天下人都应该同意,此时他好话说尽,荒川却像石头一样不为所动。

“我什么理由也不要听。可是……你要怎样才肯答应?”他决心要努力到最后一刻,不能辜负黑晴明大人的期望。

连荒川也被他的死缠烂打弄得不耐烦了,腔调也懒得端,随口道:“不答应就是不答应,好比我现在让你做我的妻子——你能答应我就答应。”

此话一出,连荒川也后悔了。他想松手,又担心他再溺水,只得依旧这么抱着他,预备好了再吃一他一击——反正头发都乱了。

大天狗确实怔住了,他垂了头,湿发遮住眼睛,嘴唇紧紧抿着。

“好,我答应你。”

他双手揽住荒川之主的脖颈,眼睛里又燃烧起理想的小火苗来:“我是你妻子了,你答应我吧。”

 

【2】

为帝王者,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是你自己栽的。荒川想道。

至于大天狗,大概还处于“我为了大义可以牺牲一切”这种精神状态中。不过他很快就察觉到不妙——像荒川料不到他一样,他也一样料不到荒川。

他开始怀疑黑晴明大人的英明了——像荒川之主这种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大义需要的助力。

 

消极怠工,分配下去的任务几乎不可能按时完成。偏偏黑晴明大人不但对此睁只眼闭只眼还对他礼敬有加。大天狗恨不得他像那些小妖小怪一样,可以用附了魍魉之力的笛音操控。

他确实也试过,荒川确实也听话地闭上眼睛。大天狗满心期待,希望他一睁眼第一句就是:“谨遵命令,大天狗大人。”可是那水泽之主的眼睛就像融不化的坚冰,皱着眉,他说:“大天狗,你的笛子退步了。”

这句话简直比荒川不能被自己操控这个事实更让他失望,但他并未察觉到这种感情。

后来他问同僚雪女——还逼着雪原之女听他吹了三首曲子:“我退步了?”

雪女一边感谢黑晴明大人送的效果抵抗雪幽魂,一边斟酌着道:“或许是你的心境不同吧。”

 

跟荒川之主一起出战,对方总是推脱,说离荒川太远影响到自己的力量,说火系的力量克制自己,说对付涂壁风之力更适合,说——“你不是我妻子吗?你难道不应该为丈夫分忧吗?自觉点,大天狗。”

唯独这一句,大天狗无法反驳。他内心怒不可遏,把怒火都洒在涂壁和另外一干无辜的式神身上,暴风席卷天地,过处荡然无存,他太过专注,以至于没注意从腰侧来的偷袭。

游鱼挡偏攻击,他的白色狩衣却还是裂开,染上了血迹。

那仿佛什么也不在意的家伙啧声过来,两次吞噬,偷袭者瞬间化为齑粉。

“荒川!你果然在怠惰偷闲!”大天狗咬牙切齿道。

荒川之主走上前来,用水流暗暗封住他腰上的伤口,淡淡道:“你可省省吧,夫人。”

大天狗乍遭调侃,气得甩开他的手,拂袖就要走,却又被荒川一把拉住,只听他道:“记着,你得学会向丈夫示弱撒娇呀,你不是我妻子吗。”

“我后悔了。我——”

他被荒川吻个正着,他的嘴唇是柔软的,有水的冰冷和水的清甜味儿。

“别说让夫君不悦的话,学着点,大天狗大人。”荒川舔着嘴唇,漫不经心道。

 

不过难以预料的荒川也有有趣的地方。

难得的闲暇时光,他们完成了任务,随意坐在荒川河畔,应“夫君”的要求,他吹毕笛子,荒川像往常一样夸赞他一番。

然后河川的主人靠在树下,半闭眼睛,场景仿若初见,他说:“大天狗,让我开心一下吧,你整天大义大义,我都要被你闷死了。”

“你无聊是因为你是个没有追求的人,我拒绝。”大天狗不假思索道。

“你真的越来越不可爱了。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挺新鲜的,现在连让人笑一笑都不会了。”荒川睁开眼看他,神色严肃,缓缓道。

“休得平白污蔑我,”大天狗非常不服气,且看他敛了神色,说不出为何有些紧张,道:“我讲个笑话你听。”

可是他平日不是追求大义就是深居简出,再不然就是在爱宕山教训那一群天狗,哪里有什么新鲜趣闻,不过是流传百来年的旧段子,荒川听得直打瞌睡,别说嘴角,眼皮都没动一下。

“大天狗……非是我想打击你,在我荒川河边洗衣服的妇人唱的小曲都比你的笑话有趣……”

大天狗恼怒道:“那是你不爱笑!真难伺候!”

荒川之主笑道:“非也非也,大天狗,你我打赌,我让你笑,只需一瞬。”

大天狗自恃平日不苟言笑,当即道:“你来。”

荒川懒洋洋地直起身来面对他,神秘兮兮地双指并拢,贴在唇边:“……大天狗大人……”

“嗯?”大天狗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却只见眼前一阵水光翻涌,不见了荒川之主的身影,却有一只湿淋淋,滑溜溜,圆滚滚的小动物跳到他膝上。

他下意识地翘了嘴角:“水、水獭?……”

水獭瞪着一双亮晶晶,圆乎乎的豆豆眼望着大天狗,歪了下脑袋。

“哈……荒川……你、你是……”他忍不住轻笑出声来。

“唉~你还是这么矜持,算我输了呀,大天狗大人。”水獭口吐人言,声线似乎年轻了些,接着,他油光水滑的身子拱向大天狗松垮的狩衣,在腋下和领口四处磨蹭:“你笑呀。”

大天狗逮不住他,倒在草地里笑个不住,钢铁的羽翼颤抖不已,零落满地羽毛。

 

或有时,他们约在人类的地界相见商谈。大天狗不得不化作人类贵族的模样,走进花柳街巷,他一贯讨厌这种地方,下意识地一直皱眉。猜想荒川化成人类是什么样子,是否也像身畔这些嫖客一般道貌岸然。

来迎的妈妈桑领他进入一间装饰优雅,空无一人的和室,熏香悠悠,丝竹隐隐,却不见荒川人影,他更加紧张。

忽然,纸门打开,鱼贯而入一列身材暴露的舞姬,她们身着暴露的海鱼纹装饰的裙装,纠缠袅娜的舞姿仿佛海草,这些都及不上从她们身后出现的那人让他呆若木鸡。

荒川穿着一身彩绣辉煌的舞服,胸口慷慨地露出健硕的肌肉和苍白的皮肤,腰坠随舞姿抖动的鱼形饰品,手臂上是绯色透明纱织的水袖,他的头发变长了,但依旧是水中星河一般的银白色,额头一侧长处一只殷红色珊瑚状的独角,妖媚诡异,艳光四射。

他单手执折扇,悠然肆意而舞,与舞姬们不同动作,却暗合着音乐的调子,如流水一般,自然而圆融,没有破绽,无可挑剔。

须臾音乐渐缓,人类舞姬们退出,荒川啪地合上折扇,挑起大天狗下巴,对上他震惊的脸:“夫人,为夫舞得如何,你可还尽兴?”

他身上河水的清冽气味弥漫在整个房间里,比舞姬们身上的香气还让他穿不过气来,大天狗莫名地面红耳赤,半晌才道:“你,你与她们排练了多久?”

荒川早压住他的脖颈深深吻他:“我看着她们,心里却只想与你共舞……”

他这样突然的举动,于大天狗已经习惯了,他偏开脸,沉吟道:“我小时候学过一套舞,好似叫‘胧月夜’……”

荒川不待他回答,却慢慢解开他狩衣的扣子:“别在意,舞这种东西……怎么跳都是一样的……”

【TBC】

评论(1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