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博无差】【杀手PA】《杀戮天使》【全员】

【前言】

晴博无差全员向

手游设定

复健小短篇

现代职业杀手PARO

OOC预警!

 

文/黑羽瑜韵


【因为过分的纯洁,无比强大,而自我毁灭的倾向也如影随形。】

 

安倍晴明挂掉电话,不禁揉了揉眉心。

脸颊上有小小,温软的触感。

“遇到麻烦啦,晴明?”

源博雅一手把一只毛茸茸的白兔子搂在怀里,一手举起短短的兔脚,让那小小的脚掌贴在晴明脸颊。这个小宝贝叫神乐,博雅刚刚有认真地给她修剪指甲。

“是委托人的电话吗?晴明。”

“还是同一位女士,她不断地受到生命威胁,事态严重了。我们的行动得提前了。”

阴阳寮,是他们这个小小组合的秘密代号,名不见经传的三流作家安倍晴明和地方乐团的候补长笛手和大提琴手源博雅,如果你需要的话,他们可以为你解决一切你想得出的麻烦。

放下兔子,博雅双手轻轻为晴明按着太阳穴,那擅长于乐律的手指柔和而有分寸,十分宽慰。

“我们订购的新设备,来不及取了。八百比丘尼说美国的高级货至少还得一周。”晴明闭着眼道。

“那个不靠谱的女人,不等她也罢。就手头这些完全够了,你放心。”博雅笑道。

“我看你是完全没重视起来,博雅。”

“怎么了嘛。”

“靠手头的设备,你连金属检测器都过不了——别,别开口,你知道我不会允许你一路硬打进去的。”

“可是——没有其它方法呀。”

“有,晚宴前面的演奏会。”

 

博雅沉默了。

博雅是不喜欢把音乐和他们黑暗面的职业联系起来的。很不喜欢。

和出身低微,生活一向水深火热的晴明不同;博雅出身政治世家,父慈母爱,教育优良,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生活,若不是那一次残忍的政治清洗,绝对会有顺风水顺的人生,会在最好的音乐学院读下去,会在维也纳金色大厅里演奏也说不定。

让那温柔的握琴弓的手指紧扣着冰冷的扳机;那与银色长笛亲吻的嘴唇与自己亲吻……原本是罪孽啊。

“唉……博雅,你不要遇到我就好了。”晴明真心地道。

“又在说这种话了!晴明你啊,你总是这样说,像在算计我一样!”博雅见不得晴明微微皱眉,若有所思的样子,他俯下身向后捋开恋人白色的发丝,在晴明额头上疼惜地吻了一吻,觉得不够,又亲吻了那轻薄的抿着的嘴唇。

“别露出这样受伤的表情好吗?演奏会就演奏会吧,你别担心,也别说什么我不要遇到你比较好的话。我信任晴明,怎样都可以。唉,晴明,我爱晴明你呀。”

 

博雅与燕尾服更相配,比起那些黑漆漆的躲避视线的装备,博雅更适合聚光灯,掌声和鲜花。

身材挺拔的年轻乐手,束在脑后的长发让他俊美的面容更显温柔可亲,他背着自己的乐器,细长的黑盒子里是长笛,那么珍重的姿态,带着有教养的年轻人特有的那种谦逊,让人没法不喜欢。

整洁的领口,小巧的黑领结是晴明亲手给他系上的——微型话筒和发信器隐藏在后面。

耳机里传来晴明的声音:“过了安检吗?”

“嗯。”博雅简洁地小声回答。

“为什么在三号门那边过了两次。”

“哦,”博雅轻笑了一声,“乐团的竖琴手阿姨搬不动乐器,找不到帮手,我就帮忙走了一趟。”

一句“别做多余的事情”被晴明咽回了喉咙。

“对了,晴明,原来那位长笛手呢?”

“放心,手段很温和。找了个好地方让他安安稳稳地睡一觉而已。我说,该讲正事了吧?目标就在第一排,夜光胶贴阿脸已经搞好了,就贴在他的领花上,保证全场熄灯之后你清清楚楚地看得见他……他坐在……”

“别说,晴明!让我猜。呃……左手第16位?”

“猜对了,博雅。”

“哼,因为只有他看起来完全与音乐无缘的样子。”

“你……”

“安静啦,晴明,我要摆好乐谱了。”

“……别大意,结束之后。小鹿的车就在六号门那边等你。”

“知道啦,你抱着神乐听音乐好不好,安静啦。”

 

无波无澜的演奏,晴明在有些震耳和嘈杂的交响中寻找着博雅的笛声。明明只是为暗杀伪装的音乐会,博雅却准备的很认真,认真到晴明可以很轻易地数着一个个小节等待着动手的时间。

和博雅去听音乐会吧。博雅已经向他满脸兴奋地描述过克明先生没去世之前带他去听音乐会的场面,已经很多次了。金色大厅的新年晚会票已经预定到六年之后,等到那个时候,他们都将近三十岁了吧。陪我一起等到那个时候吧,博雅,去维也纳,我们两人。让八百那个女人和一帮下线们留在东京看家。

缠绵的乐声中,晴明有些失神,模模糊糊地真么想着。

 

行动的时间逼近了。

晴明的电话有外线插进来,快速切线,雪女冰凉的声音冷静而简洁:“电源室的控制已经搞定了,我和三尾已经撤离。远程控制设备交给D组小黑和小白了。行动可以按时开始。”

“收到,辛苦了。”

另一边耳机里,乐章已到最后一小节。长笛的尾音渐渐消歇。正在演奏的,只剩下竖琴和小提琴的尾奏。

外线电话,那一对干练兄弟中的弟弟冷静的数秒声:“电源切断倒计时五分钟。”

“等到谢幕完毕,晴明。”突然,眼前屏幕上传来博雅的通信器简讯。

晴明回复0,表示拒绝。

“拜托了。”博雅的信息再次跳出来。

晴明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跟博雅折腾,大多时候,他拗不过博雅的固执。

切线:“小白,断电推迟两分钟,谢幕之后。”

小白的回答略有迟疑:“……了解。”

 

曲终。全场灯光亮起,全体起立鼓掌,首席小提琴手和指挥接受鲜花,鞠躬,鞠躬,鞠躬。

辉煌人海,欢声雷动。

 

“三、二、一、电源切断。”

“动手吧,博雅。”

贴在口袋领花上的夜光标志发出绿幽幽的荧光,催命的标贴。黑暗中,带上夜视镜的博雅用不可思议的速度把那藏在笛盒里的小巧手)枪组装起来,只有一发子弹,也足够了。

轻轻抬手,贵族般的姿态如同弯弓,心念所致,视线所及,一击必杀。

“砰——”

晴明的耳机里传来混乱的尖叫声。

博雅应该已经开始撤退;晴明默数着博雅收敛道具所用的秒数。

左耳却传来不详的声音,小黑懊恼道:“晴明!我们的远程控制断线了,演奏厅的照明——”

“当心,博雅——”照明随时会恢复——

密集的枪响骤然响起了,晴明的右耳机吱啦了一声,再没有声息传来。

他感到心里一跳,手底下颤了一下,连忙切到A组妖狐那边:“会场的情况?”

寮里的美人游刃有余的声音有一丝惊慌:“目标死亡,但照明恢复了,那个家伙的保镖朝舞台上乱放枪……看不见博雅组长……”

左线被别人切进来,这回是C组的小鹿:“接到组长了,情况不好。我抄近路直接去最近的桃花那边。”

“……好。”晴明应着,一边发信息给城市另一边的萤草,让她立刻带着必要的药品去桃花和樱花的公寓支援。

妖狐还在一边汇报情况:“我已经出来了。不用接我,我自己归队很安全。粗略估计,舞台上乐手伤亡的至少十人以上。”

……现在的情况是怎样呢。晴明混乱地想着。

大概是博雅不会原谅他,他也不会原谅博雅的状态吧。

 

映入眼帘的是温柔撒进卧室的阳光,博雅奋力睁开眼睛,扭动了一下肩膀,胸口扭曲的剧痛让他难耐地轻哼了一声,趴在身上的神乐因为震动而惊动,蹿下床去,把晴明撞醒了。

“……博雅。行动成功了。”凝视着博雅,晴明缓缓开口。

“……是吗。”博雅微微皱眉,声音还是很孱弱。

晴明倾身吻着他冰冷的嘴唇,安抚的亲吻。

博雅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又呼出来。

那红眸再睁开时,已是泪水满盈。

“死了,那个弹竖琴的阿姨。”声音生涩痛苦。

“那边有高手,电源一恢复就锁定我,不小心中枪了;阿姨站在我旁边,弯腰问我怎么样,然后就——”

“明明她什么都不知道。”

“你该休息了,博雅……”

“那是她的最后一场演出,入场的时候,她告诉我,因为帕金森的缘故,已经不能再弹竖琴了……所以无论如何,我想让她最后一次完整地完成谢幕……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对不起……”

“是我安排不周,再怎样也轮不到博雅道歉。”晴明简直不敢寻思自己的发言音,“尾款已经收到了,我预定了新年演唱会的票……”声音渐渐低下去,“虽然我现在这样对你说,你大概也不想和我一起去了吧……”

 

“所以,晴明……行动组的事务你还要负责到什么时候?”

两人靠在公园里公共小长椅上,一身卡其色呢子风衣的是晴明,那个大喇喇穿着深蓝色带毛毛领羽绒服的墨镜男子是荒川。

“呵呵,”晴明笑意不达眼底,称得黑眼圈更加明显,“负责到博雅完全恢复为止。”直到博雅重新理他为止。

“呵呵,笑得真勉强啊。”荒川冷淡地打趣道,“你这家伙也太拼了,即使是寮头也得有点节制啊。”

“不劳你挂心,荒川。你和天狗这对好搭档别给我惹事就是万幸了。”

荒川嗤笑一声,“和那个美人的事,我可保证不了。他脑子里只有两件事,杀人和打我,我又没有办法。你自己保重咯,寮头。”

摘下墨镜,顺手戴在晴明脸上。

“好歹遮遮这要命的黑眼圈吧。”

 

“38°8”晴明放下温度计,为从早晨开始就有些发沉的脑袋找到了原因。虽然有些麻烦,单好在还不至于影响大局。

双人公寓里有晴明昨天没来得及扔到的外卖盒子,沙发上也很乱。晴明看了一眼神乐的小窝,兔粮和水都快没了。

博雅真的没有回来过。

他挑了下眉,倒掉垃圾,换了食盆和水瓶,一边抚摸着兔子,不禁跪坐在地上。

 

多裹了一层衣服,晴明在未建好就因资金不足而停工的大楼上,倚窗警戒着。风很大,他的声音在耳麦里引起了“式神们”的一致不满。

“哎,这年头!连寮头的麦克都这么烂,也不怪八百那个女人克扣我们的奖金。”食发鬼抱怨着,他的声音因为柔媚无比而辨识度极高。

“别找事,到达指定地点了吗?”

“早到了。”

“为什么我只看到小兔,没看到你。”

“小兔在明处负责‘社交’;我在小巷内侧接应,你看不见?”

“……你示意一下……好好我看见你了。妖琴在哪?”

“他就在我的3点钟方向设置炸弹……”

“哦,知道了。你们准备吧。”

“寮头,你警戒,眼神可不够好啊。”狐妖在公共频道里吐槽。

“闭嘴,没轮到B组安排别讲话。”

实话说晴明的身手虽然不及博雅,怎么也不至于这样,只是现在状态不佳,头一阵阵发疼,有时集中精力都困难。

“寮头我亲自监工,你们都感恩吧。一会儿那个帮派老大一出现,B组就封锁断后,等他们聚集起来之后,A组引爆炸弹,引爆之后A、B两组立刻撤退,清楚了吗?对面高处的白狼、红叶,加上我,一共三个狙击手负责清场,就是这样,听我指令吧。”

 

而红叶和白狼正在耳麦私聊。

“你准头不行,省点子弹,少开两枪。”白狼式冷淡。

“老娘不行难道你行?!咱们比比啊小妹妹。”

“好啊,不怕你。倒数第一请吃寿司啊。”

“……你觉得……寮头会做寿司吗……”

“……就咱俩,不算寮头。”

“哦。”

 

子弹还剩三分之一,晴明重新装弹。

他的手臂颤抖,是因为咳嗽而身体震动的缘故。

不敢贸然开枪,晴明皱了眉,单膝跪下身子。

真糟糕……

“糟糕了呢,晴明……”

喃喃的声音突然贴近在他耳边。

是谁呢,熟悉到这种地步,让他连一点防备、一点反抗都没有就被揽在那人怀里。

结实的胸膛。

“博雅……你来了……”

博雅没有急着接过狙击枪,他解下自己围巾围上晴明的脖颈。

“目标是?”

“清场,小巷里所有。”

从身后环着他,博雅专注而神闲地瞄准……自然是百发百中。

他一身如血的红衣,本来不该来这种暴露的地方;他的长发高高飘在风中,不像音乐会那夜般谦逊反而是无比张扬。

那赤色的眼神,像天使或者死神,坚定地天下之人无法抗拒。

“你不问他们是谁吗?博雅?”

“……晴明的目标,就是我要杀的人。”

“别这样放任自流啊博雅……我是个平常人,总会犯错误;而且你这样子万一我得意忘形走上邪路可怎么办?”

博雅称空吻了晴明脸颊:“我想过了。晴明所有的错误我都原谅;我相信晴明,相信晴明的心。”

倚靠在博雅臂弯里,晴明闭上眼,似是自言自语般,道:“天使大人,你这样是给我锁链加身啊……”

 

虽然博雅最后的到场拯救了晴明的成绩,但毫无疑问晴明的狙击仍然是倒数第一。

全寮式神都收到了晴明统一寄出的玉子寿司拼盘,附小卡片:

“男朋友搞定了,腾出空来了,往后开始整风,任务期间聊天的,还有轻视寮头者,决不轻饶。  安倍晴明”


评论(9)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