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向】《恋の赏味·表白》【只是无脑甜】

又名:大家一起“谈”恋爱


预警】

酒茨修成正果

狐琴暧昧中心

博晴正要挑明

如你所见,CP混乱


文/黑羽瑜韵


晴明庭院里那棵樱花树开了,飘飘洒洒的粉红到处四散飞舞,甜腻的香味儿绕指温柔,把人的心都勾起线球来。美景如斯,心旌动摇,一两杯樱花酿,微苦中是甜,甜到发丝尖上,甜到脚底。

围坐在树下的,是宅邸的主人,阴阳师安倍晴明和他的几个未曾出战的式神。

“虽然和酒吞的神酒差得远了,但也还有点意思,晴明。”茨木放下酒盏。

“哟呵,眼光挺高啊茨木,”桃花妖奋力捍卫樱花亲自酿出来的酒,“有本事就别喝啊,你们这些粗野的男人,就是享受不了点真正精致的东西。下回休想我再拿出这样酒来给你们浪费了。”

“你又何必与茨木争论呢,而且还要我和晴明大人躺枪,”妖琴师自动忽略了食发鬼,长叹一声,“你也知道他这个人涉及到酒吞是完全没有原则的。如果酒吞说月亮是方的,他就能立刻把世界上所有画圆月亮的画家杀个血流成河。”

晴明也笑道:“妖琴说的没错。桃花,我可是非常非常欣赏这樱花酒呢。你可不能吝啬啊。”

“既然晴明大人都这么说了……”桃花转嗔为喜。

可是平白被打趣了一顿的茨木非常不满,银发金眼的妖怪一本正经地道:“怎么能说我没有原则呢,酒吞就是我的原则啊!”

……

……

“哦,受不了了!琴魔,快奏一曲,好让我听不见他说话。”食发鬼作势捂住自己的耳朵。

“是啊是啊,快开始吧妖琴哥哥!”蝴蝶精、山兔和孟婆三个萌萝莉也开始抗议,“茨木他又开始说这种话了!”

“像茨木这种没自觉地秀恩爱真是伤人得可怕呢……”妖琴师赞同,“可是茨木啊,我现在不想谈琴,可以请你不要说话吗。”

“哈?!”被排挤了的茨木委屈又愤怒,“为什么不许我说话?我又没有说你们什么!要打架吗妖琴师!”

“看吧,完全没有自觉。”食发鬼摊手道,“最是伤人呐……”

“呃……”晴明用折扇撑着头,开始承担起提升自己式神情商的责任:“茨木,你知道秀恩爱是什么意思嘛?”

茨木明显的不知道。他不太在意这些事,不知道晴明大人的庭院里除了犬神还有几只单身狗,几只暗恋狗,几只异地狗。他只知道自己最爱的是酒吞童子,而且酒吞刚好也是自己的爱人,是挚友、还是恋人。

“就是……在你自己有恋人的情况下,向身边其他没有恋爱对象的人展示自己有多么幸福……”晴明斟酌着道。

“就是自己炫耀,引起他人嫉妒的情绪。”食发鬼精辟地总结道。

“可我只是在实事求是而已啊,”银发的大妖一脸天真,“酒吞就是这么好,他……哪里都好……难道伤害到你们了吗?”

在座众妖,包括晴明都面色阴沉,默默点头。

“……”茨木有一瞬间的呆滞,忽然有什么点燃了他的金色眼眸,他放肆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连你们都嫉妒我有酒吞这样好的爱人吗?那不正是证实了酒吞童子的魅力吗?这可这是好事一件呢……”

众人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妖琴道:“我就说不要给他说,不要说……你们这样他只会变本加厉地炫耀、变本加厉地折腾!”

“唉,谁知道,”食发鬼叹道,“当初他和酒吞童子闹成那个样子,整个人可怜兮兮地仿佛跳跳妹丢掉的那只狗一样,寻死觅活的……谁知道他俩修成正果之后竟然这样危害社会。”

“原本就是这样的,你们不懂。”一直默默品酒没有开口的女占卜师绽开微笑,“原本,茨木的性格虽然有些极端,但天真坦率地过分,更难得的是,这孩子迷恋酒吞迷得无可救药;而酒吞呢,情商不知道要高多少了,又是个风流痴情的人,一开始心里有别人倒罢了,一旦接受了茨木这种类型的,那可是……天雷地火,盐融于海,恐怕这辈子都逃不了了。”

“说得有理,八百比丘尼。”晴明由衷地赞道。

“不愧是通天彻地、广见博闻的占卜师,太贴切了。”食发鬼一边恭维,一边赞叹。

“精辟之论,喝酒吧。”妖琴简短道。

茨木有点脸红,和大家一起举了杯。

几杯酒之后,大家都有些微醺,几个不常喝酒的孩子们都已经睡了。蝴蝶精枕着茨木的腿,童男童女两个缩着翅膀使劲蹭全身金黄的毛,山兔和孟婆手拉手睡在草地,桃花则倚在樱花树上:“樱、樱……你的酒……好好喝哦……”这样喃喃地说着。

晴明觉得自己的计划可以开始了,刚才大家喝酒的时候,阴阳师大人故意自己少喝了好几口,此时还保持着完美的清醒。虽然不够洒脱,但在重要的事情面前,暂时谨慎一些也无妨。缓缓地,晴明开始引入正题:

“你们……可知什么是表白?”

“呵呵呵,晴明大人怎么会问这么傻的问题?”食发鬼面色绯红,仿若红芍药一般,“这可是艺伎的基本职业素养呢。玩弄言辞,眉目传情而已,有什么难的?就是现在,我仅凭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任何血气方刚的男子驻足不前呢。”

“那、你是对客人,我是指……对自己喜欢的人,表白。”晴明不禁有些语塞。

“哦……”食发鬼想了想,“目前我还没有那样的对象呢。不过如果有的话,大概还是用这一套吧。”

“艺伎的话……怎么做到呢?”冷淡的妖琴也被挑起了兴致。

食发鬼微微一笑,单手拿起酒壶,给晴明斟酒:织锦和服袖子有些沉,露出一截白皙如玉的手腕,偏头,发髻垂落,瀑布般的青丝滑落到晴明的肩上,美艳的式神似是不经意地回头凝视,那眼神比秋水潋滟,魅惑无比。

晴明不经意地一怔,涂红了指甲的素手已经捧了酒盏,送到嘴边。

“喝一杯吧,晴明大人。”食发鬼柔声道,话语中情意,百转千回。

“就像这样。”瞬间,食发鬼又变回了平日懒散的状态,“动心了吗,晴明大人~”

“你表演地倒很好。”晴明道,“但操作起来未免太困难了。”

“妖琴,你呢?”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阴阳师又转向一向悠然淡定的妖琴师。

“虽然没有食发鬼那么有技术性,不过我想得跟他没什么不同。我的话,可能会更……含蓄一些吧。”令人没想到的是,妖琴似乎也有些犹豫,脸上浮起了红晕。

“看不出来啊,妖琴……快告诉我,是哪一位,哪一位啊?”食发鬼八卦道。

“快滚!”妖琴慌忙推开他,不得不爆了粗口。

食发鬼不以为意,笑道:“我觉得妖琴的表白即使他自认为很含蓄,也肯定是很明显的……因为他平日里太冷淡了,反差萌啊。难得晴明会对表白这种事感兴趣,你怎么不问问茨木呢?他可是整天表白,经验丰富呢。”

“问茨木、问茨木……”晴明道,“我不用问都知道他会怎么说,无非就是打直球。”

“况且这个直球打了几百年才打到点上。”食发鬼嘲笑茨木恋爱前期的艰难,补刀道。

这回茨木倒是没有恼羞成怒,只是道:“我觉得直接地说出想法没什么不对。你们这群连行动都没的家伙没资格说我。晴明,你是想对源博雅表白?”

卧槽你不要说出来啊!这样我们还怎么愉快地套出晴明大人的八卦啊!情场老手食发鬼和深沉腹黑的妖琴师满脸黑线,就连一旁装醉的八百比丘尼也叹了口气。

“……”这就很尴尬了。晴明无言以对。

“既然你们都知道了……那么……”阴阳师为了掩饰脸红,干脆举起酒杯又喝了一大口,破罐破摔地露出一个阴险的微笑:“你们这些高手,不如挨个式范给我看呀,你们的表白。”

“茨木,你给他们开个头;妖琴,你也跑不了。那些家伙……不是很快就从御魂那里刷回来了吗。”

“这可就是你恼羞成怒了啊,晴明先生。”占卜师掩口笑道,“你这样对大家不公平,尤其是妖琴,简直太无辜了。欺负自己的式神,真是不错的阴阳师啊。”

其实你不过是想看加倍的八卦而已吧!然而……比丘尼大人,干得漂亮!众妖暗想。

“不如晴明,茨木,妖琴,你们三人来个表白比赛如何?顺序嘛就看他们三个谁先进门来,评价嘛就是……谁的表白造成的反应最大,谁就算赢,如何?”

三脸懵逼。

“来嘛~我又倒了三杯酒,是男人就喝吧。喝完上战场~”占卜师笑靥如花,“评委不会亏待你们的哟。”

茨木倒是没想多复杂,端起来就喝了:“好啊,这又没什么好退缩的。”

沉吟了一小会儿,妖琴师借着醉意也一饮而尽:“这样也罢。”

两个式神都答应了,晴明想此刻不应战,以后面对式神如何服众……一咬牙,道:“我是不惧怕这种事……的。”撒谎,你紧张地要晕了安倍晴明!

“啊啦,想不到这么容易就达成了一致呢。”占卜师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先说一下我个人的预测,茨木应该会输,别生气……毕竟你的表白酒吞一天都听几百回,应该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才对……倒是妖琴先生,很有潜力的样子。”

众人翘首以盼,终于那横扫八岐大蛇的功臣们回来了。一时庭院里充满欢乐……不和谐的喧嚣。

“突突两下就不要抢火,真是的,本大爷还没来得及发力,就被你坑死了!”

“呵呵,真是大言不惭呐酒吞童子,要不是小生我二十九连击把大天狗拿下,你就玩蛋去吧!”

“你们输出不够强啊!”一路上都魂不守舍的年轻的贵族也插进话来,“是那个谁来着,还要我补刀!咱们这个组合不就是强攻吗喂!”

“脆皮阴阳师闭嘴,你没权利质疑我的风刃!还有明明是带队却一直不在状态,射箭的时候都在想什么啊?”妖狐羞愤地反击道。

“我、我是因为确实有事才会分神……”博雅底气不足地回道。

“狐狸你也是脆得一逼啊别忘了好吗。”酒吞不屑。

“博雅、妖狐、酒吞,你们不要吵了,好不好,呐?”走在队伍最前的萤草回头,仰望着三个主攻:“很烦哎?”

一人两妖不约而同地收了声。

笑话,他们可不想下次死在擂台上。

 

碎语脚步,渐渐而近,坐在樱花树下的人们却越发紧张。

“晴明大人,我们回来啦~赢了哦~”萤草轻松地道。

“恩恩。”

“恭喜啊。”

“知道了。”

眼看着酒吞童子跟在萤草身后大步迈进来,大家的眼神都投射在茨木身上。虽然被这么盯着的茨木却安之若素,反正他的眼神只是在那红发鬼王的身上。酒吞还没走到樱花树下,就听到茨木的声音:“酒吞,你回来啦!”

“我好喜欢你喔,酒吞童子。”茨木自自然然,大大方方地如是说,“我最爱、最爱的酒吞,今天也是如此令人心折啊!”

酒吞看向他们,略微低下头,草草嗯了一声。

这就是大家都预见到的结果吧,其实也是茨木自己每天的日常,只是这一次……因为比赛的缘故,茨木感到有点不甘。

可是酒吞却意外地径直朝他走过来了:“给你带上,今天刚得到的。”把一个亮晶晶的御魂放在茨木手里。

“太感谢了酒吞!”茨木欣喜道,低下头去看,“五星的……蚌精?!”语气瞬间有些不满,“我没有这么弱吧?”

“唔……”然后他被红发的大妖怪摁着头吻了一回,“弱不弱是你的事,要怎么对你是我的事,别搞错了,茨木。……而且我觉得银色的蚌精和你的头发很配啊。”

这下茨木两眼都发光了,赶紧再接再厉:“果然还是最爱你了酒吞!”

“知道了,我也是。”酒吞一甩头发,潇洒道,“今晚一起喝酒去。虽然妖狐那家伙坑死人不偿命,但赢了一场还是心情不错。”

……

“本场比赛的第一个冷门,茨木选手高分完成了整套动作。”占卜师为自己的预测感到有些不甘。

“往乐观的方面想想,至少今晚不用再看他俩虐狗了。”食发鬼安慰道,“啊,是妖狐回来了,那么该琴魔上场了。”

妖狐显然和酒吞走得不是同一个路线,不用叫,他自觉地走向妖琴他们这边来。

虽然很不想不坏妖琴的气氛,搞得像自己在作弊一样,但晴明还是下意识地一问:“崽……呃呸……在今天御魂那里突了几下?”

“大人你说呢?”当着妖琴的面,妖狐高傲的扬头,那泛着蓝紫色流光的凤眼配合着惊心动魄的美貌一起,极具杀伤力和说服力:“小生可是赢了。”

“怎样都不要紧的,只要没受伤就好。”妖琴对着妖狐缓缓地,柔和地一笑,素白的衣襟和脸庞仿若明月,“还是很担心……怎么办,不然下回还是我和你一起上吧,我可以用余音多给你几个回合,那样就放心了吧?”

即使是机变百出的狐狸也彻底被攻陷了,这震撼可比晴明抽到SSR厉害的多了:“妖琴担心我吗?”

“……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妖琴低下头道。

“……”妖狐拉起妖琴的手把他拽开了,“倒小生房间里来,好吗,有话对你说。”

……

“哦!妖琴先生看来也是稳赢不输的了呢,晴明先生,感到有压力吗?”比丘尼笑。

“哦哦,看到没,这真是教科书一般的含蓄而有力啊!”食发鬼拍手,“妖琴这个肯定排练很久了吧?”

“话说回来,晴明先生还有可能赢吗?……”

什么鬼!装得那么羞涩,一个个都是影帝!晴明嘴角抽搐,博雅站在面前,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博、博雅……”他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觉得即使他的名字也念不出来了。

“你、你知道……怎么得到月亮吗?”

源博雅困惑的凝视着晴明,摇头。

“……其实是一种咒,”晴明深吸一口气,道:“比如说,如果博雅有个喜欢的女子,你指着月亮——”

“我不想听,晴明!”那高马尾的贵族男孩却突然有些发怒了,“别再用那种话开我的玩笑了!”

“博雅……”晴明的表情简直称得上是受伤。

年轻的贵族放下弓,挤开食发鬼正对着晴明跪坐下来:“别捉弄我了,晴明,你知道我没有喜欢的女孩子。既然今天大家都在,干脆……”

贵族的风范就是比妖怪优雅。众人点评着,博雅倾身向前,轻吻了晴明的嘴唇。

“我喜欢你,晴明。”

阴阳师已经彻底呆住,只感到自己全身像着火一般迅速升温。

“晴明先生,别发呆了!”八百比丘尼拍他的肩膀,“为发一言就让对方先告白,是你赢了啊!”

 

樱花缭乱的庭园,又是甜蜜的黄昏。


【全文完】

【无脑,没质量,抱歉~】

评论(45)

热度(1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