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古井明珠》【下】

文/黑羽瑜韵

 

【预警】

博晴是一对,私设满天飞。

老梗玩不腻,茨木又失忆

预定甜甜甜,中途有小虐

脑洞上天际,拍砖请随意。



【三】盛酒之井

 

如果说酒吞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演变到这种地步的话,那么茨木就更加不能明白了。可能是因为他问错了问题,总之现在……山上山下都把这二人当成一对儿了。

因为茨木失去了记忆,酒吞不得不处处注意着他,防范着一切可能发生的意外;再加上他要循循善诱地帮助茨木恢复记忆,少不得时时刻刻相陪,好友相称,温言笑着回忆过去的时光……这些都是为了帮助那个家伙而已,不是别的。酒吞说服自己,即使此般行事遭人议论,也无须在意。

 

“当然不一样!”

山风清凉之处,三尾狐坐而论道,女王的姿态,“原先酒吞大人似乎不怎么待见茨木大人,虽说茨木大人也享有相当的威信……但他和酒吞大人,总还是一厢情愿的关系。可现在就不一样了。”

“啊?”山兔和萤草听得一愣一愣。

“你们知道茨木大人自从住进酒吞大人的宅院之后,多久没出过门吗?”

“也许茨木哥哥不喜欢出门啊?”萤草问。山兔也点头复议。

“错!”三尾摇头,“屋子里有多么无聊你们是知道的!除非有更有趣的事情,谁会愿意天天呆在屋子里啊!况且还是酒吞大人那种年久失修的破屋……简直……”

“什么更有趣的事情啊?”高亢的音调打断了八卦,三尾寒毛直竖,回头:

“茨木大人!您……怎么来了?”

“哼,酒吞童子的屋子实在寂寞难耐,所以我出来了,不可以吗?”茨木轻轻一抖衣袖,“三尾,我们打一场怎么样?”

三尾狐全身的毛都竖起来了,心说难道茨木大人是这么小心眼的人,连一两句很可能是真的八卦都不放过。

“不、不用了吧茨木大人……我哪里敢跟您比试啊。”干脆服个软吧,反正狐妖之族从来是能屈能伸的。

“我观察好久了,倒是觉得未必能打过你呢。”茨木真心实意地遗憾道,失去记忆之后,他整个人变得好说话了许多,“你既然不愿意那就算了。”

您可就开玩笑吧!三尾惊恐地想着。其余妖怪也皆不明就里。此时,三尾眼尖,看见自家哥哥优哉游哉地拉着花魁的小手踱步过来,立刻道:“哥!茨木大人要找您比试呢,快啦啊。”

妖狐脸色一变:“我有正事呢。”

“啊,没关系的。”食发鬼掩口微笑,“我很期待欣赏您的身姿呢,客人。”

“你也好,来吧。”茨木跃跃欲试,好斗的天性燃烧起来,“我会全力以赴的。”

不、您千万别全力以赴。妖狐吞了口口水。

 

奇怪了,今天我是脸特别好还是怎么着。妖狐疑惑着,明明是哪个茨木童子没错,无论是灿烂的银发、还是那顽强的作风,都绝对是那位大人没错……可是实力却,不止削弱了一个等级。那句“全力以赴”,此时看来也不是作伪。

“风刃!”妖狐划出一道劲风,当着茨木的胸口过去。

茨木猛地旋身躲开,可是银发和衣袍已然在风的利刃下消损些许;金色眼睛里散发着迷人的狂热的光芒,就地一滚,跳起身来,发起下一轮攻击。

“茨木……你今天有趣的很呢,”妖狐莫名其妙,“接下来可就是小生占卜今日运气的时候了!连招!”

他今天果然得神佛庇护,充沛的力量以风的形式不断涌出,画成月牙状有形有质的弯刀袭击茨木,对手已然是避无可避——

“嘿!你们停手!”凌空而降的声音,酒香四溢。

只见一道由酒和血的液滴组成的屏障乍然出现在茨木面前,挡住了那些凌厉无比的风刃。

“酒吞大人!”众妖大惊。

“酒吞!”茨木也反应过来,看着向他走来的酒吞童子,不满道:“为何要妨碍我!”

因为你会输得很难看。“因为……因为你还没有完全恢复。”酒吞简短道。

“输了又不会怎样,你真是多管闲事。”茨木冷笑道,感觉自己受到了蔑视,即使是酒吞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红发鬼,他渐渐变得有些任性了。

你当然不能输,你可是爱宕山的二把手,如果输给这个家伙,还怎么站在我身旁,不就不能……为我做那些麻烦事了吗?

“……你可能会受伤。”

“我没有!”茨木下意识地扬头反驳道。

酒吞挑眉。

“哼,那今天便到此为止吧。”茨木道,最终还是妥协了。

迈开步伐转身欲走,却一个踉跄——被酒吞接在怀里。

“没有?你说真的吗?”酒吞看到他如此狼狈,不禁好笑,“路都走不稳的人是谁啊?茨木,你这样可不行啊,连我都比你更了解你的身体了呢。”

他们两个人说着这些话,但就算是一向情商颇高的酒吞也没意识到他们的对话有多么引人误会。酒吞只是把那个人整个抱起来——就连这件事情他似乎也做得习惯了:“不要任性,你需要休息,有利于恢复。”

“谁……需要你。”茨木偏头咬牙,却渐渐平静下来。

酒吞没有说话,看着他只是一笑,心里有种如释重负之感。方才与妖狐对战时茨木眼中的光芒让他感到熟悉和欣慰,但心中却闪过诡异的想法:

如果这一会妖狐当真赢了茨木……那茨木岂不是会喜欢上妖狐吗?就像当初他被自己折服一样?

 

两人走后,连最迟钝、最纯洁的萤草也呆住了:“三尾姐姐,酒吞大人对茨木哥哥做了什么?”

三尾掩面:“很糟糕的事情,小孩子不要问。”

“妖狐公子,看不出来你也是相当有魄力的男人啊。现在这个念头,既有能力,又懂得欣赏的人真是不多了呢~”食发鬼媚眼如丝。

“哪里哪里,小生不过是侥幸罢了……”妖狐轻敲折扇,魅惑一笑。

 

当天晚上,酒吞又来了。当然那是他自己的宅邸,回来是理所应当的。

小狐妖端来作为夜宵的野果点心,就跑走玩去了,只留下酒吞和茨木相对无言地坐着。

打量着茨木,酒吞斟酌着开口道:“我看你的力量还远远没有恢复,近几天就不要到处乱跑了……你弄出什么麻烦来,我可是很头疼的。”

“关于你记忆的事,我四处去查探过了,已经……有了些眉目,你不要心急。一定找得回来。”等到茨木找回记忆以后,如何面对他也是个难题。酒吞头疼地想着。

“哦,我知道了。”茨木很随意地回答。

“……”酒吞神色复杂地拉起茨木的左手,风刃划出的伤口在木灵的肌肤上深深的,“我说你,某些地方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啊。如果你真的无聊到这种地步,还不如抄抄阴阳师给你的那本书,再不然……你找我也行啊。”妖狐那家伙没轻没重的……可恶。

“反正我打不过你的吧?”茨木理所当然地道,“还是不麻烦了。”

“等等,没听错吧,你这是……在拒绝我?”酒吞皱起眉,随即一声长叹,“也对,你说的没错。你和我的话……”

就在他微微垂下头的瞬间,有什么柔软温暖的东西碰上了他的嘴唇,口中草木芳香之气蔓延。酒吞猛地睁开眼,眼前茨木的眼睛半闭,金色的瞳仁在低垂的睫羽之下闪动着湖光水色。

“茨、茨木,你!”他惊诧得说不出话来。

“酒吞对我很好,而且既然大家都说你喜欢我。这样的话,我觉得应该表示一下。”茨木的表情是自信而坚定的,脸颊微红,金色的光芒在眼眶里燃烧地仿佛要点亮夜空。

无意识之间,酒吞发现自己的双臂不知何时竟已经把茨木的肩膀搂着……是自己做了什么引人误会的事吗?还是说……不是,误会?

见他神色复杂,茨木又问道:“还是我会错了意?”

“不是……呃……我是说……等一下,茨木!”酒吞费劲地搅动舌头,“大家都说……我喜欢你,可、可是你难道也真的喜欢我?你不需要为了感谢而表示什么……”

“不是。”茨木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酒吞。

“当然是喜欢你。如果不是,别人再怎么说有跟我又什么关系?”茨木满不在乎地推开酒吞紧紧搂着的身体,顺手拿过酒吞的酒杯喝了一口,舔唇的细微动作在酒吞眼里无限地放大,“因为喜欢你,才觉得可以。比如说……这个身体可以给你支配哦?”

“虽然失去了记忆,但如果是酒吞你的话,那么我不在意。”

 

不一样的话语,神态却是一样的。

茨木说:“我爱你……征服我的身体吧。”

酒吞想到的是那夜宴饮之后,化作银发绝世美人的茨木童子,毫无顾虑地抱紧自己,然后亲吻,然后亲吻,然后亲吻……然后……

可是那个时候,纵使他已经对红叶放弃了希望,难道就可以和他……虽然茨木总是把爱啊、喜欢啊、支配啊什么的随便挂在嘴边,但酒吞从来没把他当作那种可以随便睡一夜的对象。他不想回忆的那天夜里,茨木的眼神太绝望,同时也太坚决,简直无法抗拒……谁知第二天一早,银发的妖怪就从他身边消失了。

几个月后找到他,茨木竟然已经失去了记忆,还成了安倍晴明的式神。

这愚蠢、固执的木灵!明明遭逢大劫,力量不在,近千年的记忆也全部失去,竟然还、还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还是那副一无所惧的表情,他望着自己的时候,金色的瞳孔里看不见别人的影子……

……我……真的就那么独一无二吗?

 

他不能,无论如何不能,再犯下同样的错误。即使最细微的感情已经发生了变化。

 

“茨木……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酒吞推开他,缓缓道。

茨木只是一瞬不瞬地望着他。

“我其实……并……不……喜欢你。”

“对,不喜欢你。”酒吞又确认似得强调道。

茨木看着他,眼睛里没有波澜,仿佛任何结果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不喜欢我?”

“那还真是我会错了意。这样抱歉了,酒吞童子。”

酒吞等着他更大的反应,然而这就是茨木这一场告白和失败造成的所有后果,沉默,全无回应。

群鬼的首领觉得无比尴尬,暗暗地打算离开,谁知又被叫住:

“你没必要离开自己的宅邸吧,酒吞?反正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茨木的声音一直平淡,仿佛之前的对话没发生过,“我、我好累啊……先睡了。”

 

【四】明珠落井

 

噩梦其实算不了什么,反正如果醒来的话,就不会再记得。

哪怕是真实的噩梦呢。

他幻化回自己原本男性的身体,可是依然处都是昨晚的记忆。那记忆无疑是快乐的、纵情的、独一无二、后无来者的……骗了酒吞童子一次,估计什么事情都不会再发生了。懊恼着,自己怎么就不能忍耐一次,至少还可以名正言顺地、有个光明正大的名义盘桓在他身边。现在这算什么。

……没想到自己对酒吞当真是那样的心思。

这怎么可以。“挚友”、“挚友”的叫着,如今连茨木自己也不敢原谅自己。

“怪不得……那么想把红叶撕成碎片啊。原来我是嫉妒她。”

 

趁着酒吞还在熟睡,茨木飞离了爱宕山,回到蒺藜林中,那口井边,他的真身所在之地。依靠着残破的井口坐着,看着遍地野草在春风不到山阴如同痴情怨语一般疯狂滋长,百无聊赖中吟道:

 

“春风披拂万千蕊,

绯艳红娇纷纷开。

舒枝展瓣犹自待,

但余秋风伴影来。”

 

一出口便后悔,然而说出来话已经被整个世界偷听到了,不能装作不存在。

“哈哈哈……明明、明明是酒吞童子为了一个女人要死要活醉生梦死、却惹得我独自在此地作这种怨歌!可笑、太可笑了……”

茨木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无暇他顾。可他原是个本事大的不得了的木灵,整片蒺藜林都随他心意而动。霎那之间,之间黄叶狂舞,萧瑟席卷;那如梦似幻的大片葱郁,竟转瞬之间,凋落殆尽。

怎么会?!茨木猛地站起身,低头一望,曾经清澈的井水全部干涸,一丝滋润的气息也无。

“已经……不能再酿酒了……”

而此刻自己越深想酒吞童子一分,这整个林子便凋落一分;踏出一步,脚下的草叶旋即枯萎,他看到好几个修成行的草灵木灵慌张地从地里跳出来,尖叫着跑远……不用多久,这里就会变成不毛之地了。

“没想到我心里的怨恨竟然如此之深、如此之毒……”茨木不禁失笑,“这样的我,无论如何是不配了……不如全部忘掉吧。”

他左手光芒暴涨,木灵之珠上紫色光辉璀璨,茨木心念变动,把所有危险的回忆从脑海中抽离……注入他的灵珠之内;紫色的漂亮珠子渐渐闪现妖异的红光,最终殷红如血,如一轮堕落的满月。

他把珠子扔进早已干涸的井里。

忘却了一切。

蒺藜恢复了绿色。

萤草小心地探出头。

 

“晴明大人!晴明大人!起床、起床了!”暴风骤雨般的敲窗声响彻在阴阳师的卧室里。

“喂,什么事情有这么急?”博雅有些不满地坐起来,“我说小狗,晴明还在睡呢。”

那白色长发的阴阳师正微微蜷缩着,紧靠着源博雅睡着。

“哎呀非常严重!是酒吞童子和茨木……整个庭院都、都被野草长满啦!”小白慌张地四处蹦跳,几乎要把自家主人踩醒。

“连狗这个梗都不反驳……那看起来是相当严重了。”博雅也怔住了。

 

好在救火员晴明起床的步骤不算复杂,否则他简直想象不出自己的宅院会变成什么样子。

原本就有些稀疏的花木彻底给毁了,满地长起来的,是像蛇一样盘根错节,带着尖刺的蒺藜;石几被那粗壮的植物掀翻,碎成几块。众式神更是乱成一团:

为躲避那疯狂的植物,童男童女雪女几个能飞的通通在天上飘着,妖琴抱着宝贝的古琴可怜兮兮地站在屋顶,小白跳上跳下各种炸毛,食发鬼晾在院子里的昂贵和服……早就毁了,又是巨大的开销……

罪魁祸首酒吞,还有被他紧紧搂在怀里的生死不明的茨木也在半空中。

那些藤蔓仿佛有意识一般不停向天空伸长,都被酒吞劈手打落。那红发鬼脸上身上到处都是划出的伤痕;而茨木则更为惊险,他似乎是所有蒺藜的目标。而那美貌木灵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从他身上慢慢长出细小的枝条,大有和其他蒺藜汇合的趋势。

“晴明!”酒吞大喝,“快来帮忙!”

阴阳师的宅邸到底非比寻常,众人和式神合力压制之下,那些藤蔓已经被挡在结界之外。

“我感觉……茨木就要变成一株蒺藜了。这是什么情况?!”酒吞此刻的方寸大乱完全不像平日的他。

“怎么说呢,自从接到茨木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最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晴明叹道,“你也知道茨木失去了什么吧?”

“他的记忆……和力量……木灵之珠?”酒吞恍然。

“正是。木灵的灵珠相当于他们的‘根’,茨木童子把自己的‘根’抛弃了,或者被人抢走了……总之就是不在他自己身上。植物若是没有了根,你也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个人推想,他失去的记忆,大概也和灵珠有关。”

“哦,明白了。”酒吞不耐地道,“要救他,首先要找到珠子,对吧?可这些蒺藜有是怎么回事?”

“咒术的反噬,怨情的反噬……除非宿怨消除,否则就是无解的。”晴明合扇,摊手道。

“这我可不明白。”酒吞道。

“是啊,是啊,又在说让人听不懂的话了。”源博雅也插进话来。

“……能快些把问题解决吗?”从房中走出来的,是正在为自己的和服哀悼的食发鬼,“要不是那些植物毁了我最喜欢的衣裳,银叶紫茎的蒺藜倒还真是挺别致的。”兼职花魁的式神抱怨道,“这下又要费劲从客人们身上捞钱了……”

“银叶紫茎的蒺藜!”酒吞灵光一闪,顿时又消隐了身形。

 

那样特别的蒺藜,唯有他们相遇的甘泉井才有。而往日静谧宁静,青翠逼人的植物都已异化成妖魔。

“这里的瘴气如此浓重,恐怕方圆百里的幽怨都汇聚在这里……茨木……你做了什么?”

他怀抱着茨木走在蒺藜林中,越发觉得困难:无数草木缠住他的手脚身体,纵然手段通天的群鬼首领,也不能抵挡这不知疲倦的植物的损伤,有些伤口来不及治愈,居然深可见骨。但一想到这些蒺藜都与茨木身心相同,酒吞就没办法使用多么极端的手段。

用法术让茨木与疯长的蒺藜隔绝,酒吞开始在这愈渐脱离控制的森林里寻找灵珠……整个过程无异于海中取针,但奄奄一息的茨木让他不得不持续地找下去。

茨木身上长出的藤蔓也越来越多,他那漂亮的脸颊几乎要看不见了,整个人渐渐与这森林融为一体。

“振作点,茨木!”酒吞再一次拨开长满木灵身体的藤蔓,“难道你甘心死在这里吗?!很快、很快我就找得到了……还要能恢复心智,你就能控制这一切吧?再坚持一下……”

银发的木灵毫无反应。

不详的预感在脑海中升起。想起今晨醒来时,爱宕山上自己的宅邸里已经长满了蒺藜,而茨木也就此昏迷不醒,那是心里油然而生的恐惧感,仿佛不会醒来的噩梦。

“茨木,不准死,茨木!”酒吞第一次感到无助,“你这样下去,让我的谎言可怎么修正呢。即使我已经爱上你的话,也再没机会了不是吗?纵然我过去是个混蛋……你也不该,用这样方式惩罚我……”

居然,流泪了。自己。

“酒吞大人!”束手无策的时候,草灵幼弱的声音响起。酒吞抬头,之间萤草在藤蔓之间挣扎着向这边跳过来:“亮晶晶的珠子的话,我知道!之前我看到,茨木哥哥把它……扔到井里去了!”

“井……原来是这样。”

酒吞向井口走去,井中有强大的怨气盘桓着。他正弯腰,身后却传来微弱的声音。

“酒吞童子!你不要下去。”

木灵奇迹般地醒来了。

“茨木!”酒吞惊喜交加,握住他的手,“你在说什么傻话,不是一直想找回记忆吗?”

“……如果是痛苦的记忆,那不要也罢。”茨木回答,“我现在觉得很好。仿佛……做完了所有想要做的事情,得到了一切想要得到的东西。”感受到酒吞温热的拥抱,他缓缓地说,语气里有一丝陶醉。

“远远不够呢,你这个骄傲的傻瓜。”酒吞强硬地说,手指尖不自觉地梳理着那被藤蔓弄乱了的银发:“你说你得到了一切……可难道就不想要我吗?”

茨木一怔。

“那么,睁着眼睛,等着我。”红发鬼轻笑道,“否则可就再也看不见了。”

话音甫落,纵身跳进枯井之中。

 

黑暗中,有湿热的触感在唇上。有什么东西被送到口中……然后,便是不断涌来的,滔滔不绝的回忆的浪。

他的心脏再次被充满了。

非常异样的感受,绝对不敢想象的感受。

难道……竟然?!

耳边的一切声息也渐渐逼近,渐渐清晰,还有其他的声音,像梦一样不真实,却又分明听得清楚:

“喂,茨木,我喜欢你……”

 

这一惊非同小可,茨木童子骤然睁开双眼,坐起身。

看着眼前衣衫褴褛,红发散乱的妖怪,思量着此刻是梦是真。

“酒吞……童子?”不确定地开口。

“嗯。”答应一声,那人脸上带着疲惫的笑容。

“真的是你,我的挚友!”他惊喜地叫出声来。

还剩下那句话,还有这段时间的那个梦,这个可不敢轻易出言确认了。

“所以……你是找回了我的记忆吗?那还真是多谢了,哈哈。”茨木顾左右而言他,有点脸红。

“我说,茨木,”酒吞盯紧了他,缓缓凑过去,“你不会又忘了吧:”

那声音近在耳畔:

“你的珠子我还你了,那你是不是应该……把我的月亮给我?”

一语惊醒梦中人。

未及反应,银发独角的漂亮妖怪已然把酒吞扑到在地。

“酒吞爱我!爱我!是真的,竟然是真的!我真是太幸运了!”

像这种毫无章法,混乱无比的亲吻,倒是酒吞没有预料到的。

“酒吞童子!我好爱你啊!啊啊啊!果然是最爱你了!~~”

“是是,我也爱你。这疯狂的家伙。”酒吞拍着他的背。恢复了记忆的茨木果然要更难对付,唯一欣慰的是,茨木对这个剧情的接受度还是蛮高的。

 

身后,蒺藜林飞速恢复了茂盛和安宁,古井因为堕落的月亮,也重新响起汩汩的泉声。

 

【全文完】

评论(29)

热度(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