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金】【双性转】黑&金公主04

前篇请戳:

【01计划&阴谋】

【02公主&太子】

【03婚礼&退位礼】


【04黑之伯爵&公爵夫人】

她已经不再是皇太子了。反正本来就不是。

 

那次婚礼上意外的昏倒之后,她理所应当地被收监;然后又按照父亲的计划,被“爱女心切”的父王开恩释放,经历过一系列“痛改前非”的悔恨和一番生生死死的赌咒发誓,她被剥夺皇太子的地位,降为普通女爵,在小宅中戴罪。

 

因为犯过大罪,连公主的身份都当不成,只是象征性地封她有名无实的伯爵爵位。至于军权,更是想都不要想。倚靠远坂皇叔的宣传能力,恐怕军队里都在传她是个不男不女的妖怪了吧。

 

这个病假休了很久很久,就当作她惊吓过度,元气大损,甚至是不久与世好了。反正外面公爵的婚礼、军权的交替,什么事情都热闹得很,谁会在意她这颗弃子。

 

不禁回想起她出生的那天夜里,母后悲哀地告诉她,全国上下都在期待一个继承人,却只等到你。

————————

再次见到吉尔伽美什,是几个月后的事情了。远坂公爵已经晋升为摄政王,为老迈的国王重要的帮手,而那个乌鲁克的黄金公主,已经是尊贵无比的公爵夫人了。

 

从衣着上看得出来,皇叔自己庄园大部分的进账都打点在这位新公爵的衣服首饰上了。吉尔伽美什似乎比她之前所见更为华美,依旧是那副自高一等的样子,皇叔也还是优雅。无论怎么说,摄政王夫妇纡尊降贵前来探望她这位戴罪的女伯爵,都算是天大的恩典了。

 

吉尔伽美什慵懒地挽着摄政王的手臂,时臣则面色温柔有礼地时刻关照着她:“亲爱的,我们该走了,我还有很多仪式上的事要参与呢。”

 

“是吗,时臣,你可真是忙啊~”公爵夫人媚眼如丝,嘴角微笑。绮礼注意到她的金发梳成典雅而富丽的发髻,竟然弃用了乌鲁克风格夸张的黄金发箍,而仅仅是用珍珠和红宝石的小冠冕点缀着,身上是经典的蕾丝,领章上还有远坂公爵的家纹装饰。简直是良家妇女的风范了。

 

“是的,我亲爱的夫人,请您原谅。”摄政王道,双手握住公爵夫人戴着手套的手,“相信我,今夜的宴会上,专程请来了来自南方的艺人,以补偿您今日为陪伴我儿忍受的无聊,您会满意的。”

 

“既然如此,远坂殿下,你们的公事如此繁忙,我也就不过多挽留了。”绮礼在他们两个自说自话的氛围中很难插话,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寒舍简陋,正也无可招待,公爵和夫人请回吧,我还有忏悔的功课没有完成。”

 

“这不是绮礼吗?哎呀,几天没见,还真的认不出来了呢。”吉尔伽美什轻笑道,眼神虚空地从上到下扫视一遍:黑色大摆丝绸礼服裙子,偏紧的束腰,混乱的褐发因为太短而没法梳成优美的发髻,于是就用发网紧紧束缚;肤色偏黑,略无粉黛;那眼睛,没有一丝光彩的眼眸。

 

“奇怪,明明是那样风采夺目的美人,一朝一夕之间,居然就会变成这副模样,命运真有趣呢。是吧,时臣?”公爵夫人手指轻轻一挑绮礼戴在胸前的十字架,笑道。

 

“夫人,”绮礼干巴巴地道,“就以姐妹的名义,请恕我当日的欺瞒之罪。”

 

“姐妹?我可是比你长一辈呢。”吉尔伽美什似笑非笑,扯住时臣的袖子,“走吧,时臣。这个无聊的地方,我已经后悔到来了。”

 

接过摄政王那包含理解和同情的眼神,绮礼慢慢沉下腰,向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一个屈膝礼。

 

————————

灯火辉煌,是盛大的宴会。绮礼再次回到宫廷,感到眼前一切无不面目全非。座上,她熟悉的臣子面孔减少了许多,大概都被摄政王调走、流放了吧。不需要细想,就想得到他们的下落。四周探寻的眼光如同森林中的荆棘,不断挂在身上。

 

微微垫着脚尖,那墨绿镶银边的长裙摩擦在地上,发出细腻的沙沙声。以女人的身份,像这样受人瞩目,还真不习惯呢。

 

举着杯,面目沉静地独饮,或有节制地接受人们的问候,向曾经跪在面前的男人屈膝行礼。有的人称她为“伯爵大人”,还有人执意叫她“公主殿下”,她笑着,云淡风轻地,都接受了。

 

正在出着神,肩头却感受到突然的重量而猛地下沉。

 

“……公爵夫人!您、您怎么来了?”绮礼深吸一口气,“皇叔安排的舞蹈不合你的意吗?”

 

吉尔伽美什用她那似醉非醉的眼神盯了绮礼一会儿:“不过是南方山里抓到的会跳舞的蛮人,确实没什么意思。你以为呢,女伯爵。”

 

“以前没什么功夫欣赏舞蹈,我对这些可不了解。”绮礼谨慎地说,“既然是皇叔挑选的,应当是精品吧。”

 

“哼!”吉尔伽美什闻言哼了一声,“看来你真的不懂舞。时臣也是……你也是。这个国度真无聊啊。”

 

“你醉……”

 

“够了!女伯爵!言峰绮礼!”吉尔伽美什毫不留情地恶意打断道,她咬重的字眼听得绮礼心颤,“我几时醉了!你现在算什么身份,还想着要管束本宫吗?可笑。”

 

绮礼不想见事情向这种方向发展,眼看着肴核既尽、杯盘狼藉,便猛地站起身:“时间不早,容我退席了。”

 

吉尔伽美什轻笑一声,“女伯爵,以为自己还走得了吗?”

 

“我刚刚对时臣说,要你陪我去庭园里散步。”她在绮礼耳边轻柔地说,手不知什么时候已挽上了绮礼的胳膊,“那可是你的皇叔哦,想来你是不会拒绝的对吧?就像时臣他从来不会拒绝我一样,对吧~”

 

“‘女士之间在共同的旅途中产生的感情是美好的,亲爱的。你怜悯绮礼,她也必将视你为挚友。’”吉尔伽美什学着时臣优雅的腔调,“他就是这么说的哦。”

 

“……那么,请吧。”面无表情,绮礼带着吉尔伽美什站起来,这次两人确切地挽起手来,“我的挚友,吉尔伽美什。”

 

“哈哈,真是好姐妹呢~你可以叫我‘吉尔’,更亲切一些。”吉尔伽美什体贴地建议道。

 

虽然心情复杂,绮礼还是挂上微笑,两人走入夜色中的庭园。月影摇晃,树形纷乱,弦歌声遥远消歇,喷泉声清泠渐近。在这样场景里,长裙缓步的宫装仕女,当真是天上有地下无的美景。

 

那是一座壮丽的喷泉,绮礼常常在策马经过的时候眺望这水晶般的风景。此刻流水动人依旧,只是这个仰望的视角,就不再是身在马上了。

 

吉尔伽美什要绮礼把她扶上喷泉池宽大的大理石边沿。然后,她解下身上缀满珠宝的金色披风,露出月白色轻纱薄裙,只有红宝石和珍珠些许点缀,让裙摆浑然一体,显得轻盈。穿在她身上仿佛披着流水,或是穿着月光。

 

“离开乌鲁克之后,这样跳舞的机会真是少有啊,是不是,绮礼?”吉尔伽美什摇散一头过腰的长发。

 

呼唤着她的名字,这个金色的妖女在月光下跳起舞来。


【TBC】欲扬先抑……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