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金】【双性转】《黑&金公主》03

前篇请戳:

【01计划&阴谋】

【02公主&太子】

【03婚礼&退位礼】

“绮礼啊,我亲爱的绮礼……面对新婚的妻子,就这么心不在焉吗?”

 

有人强势地挑起她的下巴,魅惑的语调和因为饮酒而柔软的眼神。这样的风度也敢说是一国公主吗?但绮礼并不想看眼前这番景象,她只是坚持地垂下眼睛,心中默数着一切结束的时辰。

 

皇叔的动作未免太拖沓了。这个事事必求周全的男人啊,简直要把她逼入绝境了。

 

从小到大,人人都理所当然地规划着她的人生,都理所当然地把她当做一个那么好、那么无私的公主。让她穿了这么多年的皇袍和战甲,怎么就肯定她心底里没有滋生出一丁点儿权利的欲望;让这么一个光芒四射的黄金美人这样撩拨着,怎么就肯定她潜意识深处没有腐烂出变态的欲望来。她悲伤地想着。

 

吉尔伽美什浑然未觉,依旧自在地自斟自饮着,这么一来,胭脂红了几分,丹唇消了唇线……不过,她的美貌天然而成,本也不需要太多额外的修饰。

 

绮礼眼神狂闪,却面如冰封。她自从扮上男装以来,便很少再穿颜色鲜艳的衣服,今天这虚假的婚礼上,她一身紫色的长袍,虽然依旧高高扣到领口,严肃的很,但那绣花金线华贵非凡,也很是养眼。

 

她突然地挑起吉尔伽美什的下颌,定定地盯着她的眼睛,预备好的台词却讲不出来,只是缓道:“黄金的公主,吉尔伽美什……今夜,你我……”

 

时间仿佛停驻,连吉尔伽美什也一时失神。

 

绮礼本正欲解开自己衣服,让一切暴露,然后一切结束;谁知道黄金公主太解风情,一个眼神交错还没熟透,就毫无保留向绮礼地送上了自己的嘴唇。

 

绮礼全身僵住,双手扶着床栏,微微颤抖;吉尔伽美什则很动情地搂住她的腰,紧紧箍在怀中。

 

空气发酵着,有谁打破水晶做的酒坛,破门而入。

 

“吉尔伽美什殿下,请原谅。”即使一脸尴尬,远坂公爵还是优雅地无可挑剔,“您不能和言峰绮礼结婚。”

 

这会儿吉尔伽美什是真的惊讶了,甚至未曾追究时臣犯上打断之罪:“为什么?”

 

时臣把他那欲言又止的表情完完整整地呈给吉尔伽美什预览,然后默默闪身退出:“公主殿下亲鉴,我不宜在此。”

 

绮礼完全知道计划的,因此也不惊慌,甚至只是维持着俯身的动作,眼珠都没有转一下。

 

不就是尊严的剥夺,命运的更改罢了……她熟悉、太熟悉了;这样毫无喜乐,全部写好的无力的情节,有谁比她更了解呢?

 

公爵走后,门外走进两个强壮的女官,不由分说地一层层脱下绮礼身上的礼服:最先是冠冕、珠宝,然后是外袍、礼服长衫、衬衫,再然后,束胸……

 

吉尔伽美什尖锐地笑了一声:“这是什么意思?”

 

“回禀尊贵的黄金公主殿下,”女官道,“皇太子殿下竟然是个女人,我们国王陛下也是刚刚才查出这阴谋,恐怕是去世的皇后陛下的阴谋。总之……事已至此。”

 

“闭嘴杂种,你也配跟我讲话。”吉尔伽美什的声音极冷极轻,“回答我,绮礼!”

 

“如你所见,公主殿下。”绮礼有点想笑,突然的放松让她全身力了力气,身形有些委顿,声音更加嘶哑,“我也是个女的。”

 

“啊,本来打算强行娶了你,再从长计议,谁知道居然被父王和皇叔拆穿了,功亏一篑,真是可惜啊;”她说着计划中的,自己也难以相信的谎话,竟然感到有点头晕目眩。

 

全部交给远坂时臣吧。这样无理的游戏,她再不想配合着玩了。

 

浑身赤裸的绮礼,倒在吉尔伽美什的枕头上。

【TBC】

评论(2)

热度(13)

  1. 绮礼神父黑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