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金】【双性转】《黑&金公主》02

【02公主&太子】

绮礼这辈子都没来过这么华丽的地方。

 

当初他穿着加冕成为皇太子的那一套礼服珠宝还觉得沉重得不行,现在他看到那些被他珍重地披挂在身的珠宝全部都装饰在地板上,任人踩踏。

 

好在她跟在远坂公爵身后,被闪瞎狗眼的同时也能目睹一向从容的皇叔强作镇定的背影,也是一件乐事。

 

乌鲁克女王陛下的声音冷清华贵,仿佛从天边传来:“来者是东方之国尊贵的皇太子吗,请上前来,接受我的礼遇吧。”

 

面对这位让人不敢直视的女神,远坂公爵选择谦虚而优雅地垂下头去,而言峰殿下则一直面无表情地抬着头直视着女神。

 

父亲的教导犹在耳边:绮礼!你的脸长得好看,注意在女神和公主面前展示出来!别害羞!!

 

“看不出来,传说中的言峰殿下,不仅长得俊俏,就连胆识也是不负盛名呢……”宁孙小声地赞赏道;至于藏身在金丝帘幕后面的黄金公主吉尔伽美什,早就把言峰殿下的一张俊脸品评遍了。

 

绮礼没有多想,只是演练练好的求亲讲演。她的声音比一般女子低沉许多,却没有男子那种粗粝的沙哑感,格外动听;又兼身姿挺拔,面容英秀,远远看着,当真是个叱咤风云、绝代风采的少年皇太子。

 

“我国的历史方面……”

 

帘幕后的吉尔伽美什向宁孙道:“这个我要定了,您别抢。”宁孙嘴角抽搐,露出一个阴郁的微笑。

 

“对于经济,我不敢吹嘘说我国是最强大的,但未来……”

 

“怎么着,你真要嫁?……关于彩礼,我看你和这个皇太子殿下是不般配的。”宁孙运动起她那说话不懂嘴唇的神技。

 

“关于军事,是不才我擅长的领域,我可以肯定地说……”

 

“哼!”吉尔伽美什不满的出声,“你要多少钱?我半年之内绝对给你挣出来!别废话了,本宫说嫁就嫁!”

 

她的声音不是一般的大,清泠的、华丽的女音惊动了殿上的每一个人。

 

绮礼一脸懵逼地闭了嘴;时臣抬头的瞬间彻底愣住。

 

一身金色轻纱的黄金公主闪身大步从女神座位后面的帘幕走出来,金丝熔炼的头发、象牙色的肌肤、红宝石的眼睛……恍若天上星辰,灿灿生光。殿内一时少人呼吸。

 

宁孙一个优雅的白眼,就知道她家的丫头又要完戏剧性出场这一招。

 

“我观察了许久,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事物。”公主笑着说,绮礼看着那蛇一样的瞳孔,第一次感觉有点儿呼吸困难,“言峰殿下,决定了,你就是我的夫君。”

 

——————————

这门亲事居然就这样随便地决定了下来。

 

公主华丽的马车随着公爵和太子的简陋的车队回到贫穷而野蛮的东方之国。

 

一路上,黄金公主吉尔伽美什不肯消停,变着花样调戏绮礼。绮礼虽然名为太子,实际上在情事上纯洁的不得了,吉尔伽美什所有的暗示都让她以谨守礼节为由给视而不见了。就是这样漏洞百出,黄金公主却觉得言峰殿下更为特别。

 

“恕我直言,公主殿下,晕马车,而且还晕得这么厉害的,你是我见的第一个。”绮礼干巴巴地说着,手底下只是给这位养尊处优、从来只会坐着奴隶抬的轿子行动的公主殿下抚着背。

 

“既然坐不惯马车,就不要在行动的车厢里看书喝酒……这不是基本的常识嘛……”绮礼无力地讲着道理。

 

“闭嘴杂种!本宫这是被谁害的?!”公主白着一张脸,红眸怒气冲冲地要烧起来:“作为本宫的未婚夫,你就是这样伺候本宫的吗?!”

 

未婚夫。绮礼讽刺地想着,我也就是负责运送你回国而已。远坂皇叔才是你的未婚夫呢。

 

“公主殿下,请别再喝酒了,这样只会加重症状的。”为着父亲的叮嘱,绮礼透支了耐心,扶额道。

 

“什么公主殿下?!难道我没名字吗?”吉尔伽美什恨到,因为她微微的醉意和严重的眩晕,却是一副娇嗔风度。

 

“……吉尔、吉尔伽美什,”绮礼无奈地长叹道,抽走了公主手中摇摇欲坠的酒杯,“请收敛些吧。”

 

强制地按住这位任性的公主在自己的膝上,吉尔伽美什注意到绮礼不知何时已换下黑色甲胄换上同色的厚实长袍,整个人规矩地端坐着,就像一张特别舒适的床榻。

 

哼了一声,就这么枕着太子殿下睡着。

 

黄金公主,真的是美女呢。无论怎么说,都是世间少有的珍宝吧。思及此处,皇太子却厌烦地瞥开视线。

 

可惜这个女人,跟我什么关系都没有;黄金公主只与东方之国的利益有关。这样想着,她坚定着自己的想法。

 

——————————

她不该惊讶的。当结束了一天混乱的事务处理,再次到黄金公主的马车探望,就看到远坂皇叔用他那宽阔的臂膀姿态优雅地搂着那片刻前还依偎着她小睡的女人,黄金的公主吉尔伽美什。

 

“啊,太子殿下来了。”公爵好整以暇地收敛了动作,整理了衣襟,“吉尔伽美什刚才有些晕车,我稍微问候了一下。”他太自信了,甚至对绮礼微笑了一下。绮礼余光里看见的是吉尔伽美什华丽而挑衅的眼神。

 

“哦。皇叔辛苦了。”她没有犹豫,面沉似水地应了。

 

“今晚我还有事务,恐怕难免要疏忽了公主殿下。”绮礼心情复杂的轻轻吻过吉尔伽美什的手,嘴唇的冰冷让吉尔伽美什一个寒颤,“亲爱的公主殿下,原谅我无法奉陪。今夜有事你可以先请远坂公爵殿下帮忙,他是个,值得信任的绅士。”

 

甚至退出马车的时候,她还有心情说一句:“皇叔,希望一切顺利。”

 

——————————

慢慢地,东方之国就在眼前了。

 

吉尔伽美什第一次见到东方之国辽阔而碧绿的草原,明明穿着华贵刺绣的长裙,却非要与骑着马走在车队前面的皇太子同乘驰骋。

 

绮礼冷着脸欲牵她上马,却又被一脸嫌弃地甩开手:“脱了你这身冷冰冰的铠甲,绮礼!”这位一点儿也不矜持的公主,就这么熟稔地呼叫自己的名字。

 

本着不得罪不反对的原则,绮礼乖乖地换了长袍,黄金公主从嫁妆里取出来的黑丝绒绣金线花纹的乌鲁克风格男式长袍,并配以珠宝饰品无数。

 

“这件衣服不适合骑马,吉尔伽美什。”

 

“少来,给我穿上!”娇音高斥,“偶尔换上华丽的衣裳招摇过市,即使只是为本宫取乐,难道不也是理所应当的吗?”

 

很难反驳啊,准确地说,是根本没有反驳的必要吧?绮礼只有暗暗皱眉。

 

这华丽的长袍质地柔软轻盈,迤逦逶迤地从马背上披散下来。吉尔伽美什满意地向后靠在绮礼身上,无意识地用金发蹭着绮礼的脖颈:“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想看你穿成这样呢,言峰绮礼。奢华而美丽的男人啊,现在,你还能策马飞驰吗?”

 

绮礼感觉火热的温度从颈部的血管疯狂跳动着蔓延全身,唾弃着自己的冲动,她坚持着高扬视线,不去看怀里那个人的带火星的眼睛。

 

目力所及就是广阔无垠的草原,于是绮礼暗中咬牙,乍然扬鞭;那皇太子的座驾,一匹貌不惊人的灰黑色名驹流星般向前飞驰。

 

吉尔伽美什惊叫一声,身子猛然后顿,狠狠装在绮礼身上,她却恍若未觉,依旧是催马狂奔。

 

东方的都城阿,一切幻想落幕的现实而繁荣之地!快出现在我眼前吧,在我犯下罪孽之前!


【TBC】发个存文

评论(5)

热度(15)

  1. 绮礼神父黑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