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金/神金】《英雄王答知乎》【秀恩爱向】【知乎】

跟一个大叔恋爱地正火热,可是他年龄实在太大,要不要忍痛分手?

问题描述:我现在还上学,算得上是年轻貌美;每次看见他脸上的皱纹,就意识到他比我老很多……可是真的喜欢……

 

英雄王   25K赞成

跪下,不准抬头看我。

 

知乎上居然也有配英雄王回答的问题吗?

杂种哟,你这种卑微的情感,根本不配叫做“恋爱”,懂吗?对于你这种言论:


如果你真的懂“爱”的话,难道还不了解那种充满占有欲、充满迷恋、充满趣味和浪漫的如同禁果般的不能抗拒的感受吗?即使满身伤痕,痛彻心扉,也不会有分手、放弃之类的想法吧?!

所以说,想分手这种事,和你爱不爱有关,和大叔无关。

你这样左右疑虑根本不算爱,快分手吧。……话说回来,你们也不一定要相爱才能在一起的嘛,只不过是我的话,既然不爱不想要,就不会为这种鸡肋一般的小事纠缠。

再说爱上大叔又有什么问题。

我现在的伴侣呢,虽然交往的时候是很年轻啦,但是,我有眼看着他成熟,现在绝对称得上是大叔了。说不定冬木地区会有人熟悉他的@冬木教会言峰

最初是因为一些不得已的无聊琐事认识的,一开始只是想要戏弄他,并不是认真的。因为他实在太无聊,同时也太有趣了。然后发生了一系列讲都懒得讲的事,又是让人郁闷的不得已,才就屈尊住在他家。这期间言峰他成了我的伴侣。

他年轻的时候也并没有多么出众的肉体,我看来就是一般吧。而且整个人死气沉沉的,只有偶尔显露的他自己都察觉不了的外道还有些吸引人。请他喝酒吧,一副拘谨到恨不得要跪下的样子。真扫兴。但他那种鲜少流露的迷茫无措的表情,真的是太可爱,太戳中本王了!有一次暗中看见他跪在圣坛前祈祷,紧握着十字架,脸色苍白,甚至流泪,自己却没有发现。当时觉得一定要搞定他才行。最后用了不少手段,KO了几个他的不值一提的基友,成功地把人拢到身边了,两个人一起经历了很多严重的事情,足以威胁生命的那种(当然主要是威胁他的生命)。

那一天,经历了洗礼之后的我身无寸褛,他则直接被埋在重重瓦砾之下。真麻烦啊,干脆让他就那样死掉好了,说不定已经死掉了。当时那么想着。但还是决定留他在身边,说不定还活着呢?挖掘着,我的手不断流血,又不断被治愈,肉身的痛感不同凡响,但这不算什么,我没有停下。他果然还活着,还会崩溃地大笑。这样也不错啊。

虽然魔力不足,但治愈我身上的伤痕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虽然没什么衣服我看起来绝对也说不上狼狈。没想到他会提出要抱我回去,说着类似“像这样暴露地走回去会受伤”的话。很好,很好,就因此原谅了他用粗劣的布匹包裹王的身体的罪行吧。他脸上的血迹还没擦干净,但竟然已经恢复了以往那种严肃认真万分把握的神情,太可笑,太可爱了。我很兴奋,拽着他的头发吻了他。当时他吓了一跳,脸红,不知所措,不知所云,真的是笑死我了。

这样算是开始在一起了。

之后就一直在同居啊。这样的生活,虽然新奇,但实在也太不让人满意了。失望。你们又以为会怎么样?!不要说神父什么的“在外人模人样一脸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生活肯定也很高贵吧肯定也很神圣很精致吧啊啊啊啊好羡慕好憧憬”这样的蠢话!对于这种神父,我只想说:


他的住家很寒酸,根本谈不上什么享受,想要用些有点标准的东西,绝对不能指望他那点可怜的工资。而且他是那种动不动就要满世界飞着处理事情的人,丢下一句“抱歉,吉尔伽美什,要离开一个月了。”就立刻消失地不见人影。那时候,不但家里三餐没有着落、只得外食,本王还不得不想尽办法自己娱乐自己。

就是那种生日和情人节都顶多收一支玫瑰花的毫无情趣的日子,只要是个节,他就想象不出第二种表达爱情的方式。真尼玛想把自己的生日忘掉。我也有送他礼物的时候,比如把早已看好的跑车送他,那可是我亲自上海运港口监督着区取回来的极品啊,他一本正经,垂头说了谢谢,就停在车库里,以“太扎眼了”为由,从来没有用过。

他的饮食习惯也很招人恨。喜欢中餐也就罢了,本王也欣赏中餐。可是!为什么要那么热爱麻婆豆腐啊!他就是有那种一天三顿都想吃重辣麻婆的变态。谁能告诉我那种恐怖的东西真的有人喜欢吗?我立刻轰了他。那个太辣了。尝过一次就罢了,他居然还妄想让本王也欣赏那种东西!

第三年我真把自己生日忘掉了,他却突然捧着将近一千朵金粉装饰的玫瑰进入我的房间。那时候我正打游戏过BOSS战,猛然看到他一个激动把存档都删了。自从千年前以来,再也没见到过那样繁华美艳的花朵。那么,就好好奖励言峰一下好了。他头发长长了,不断扫到我的脖子;人也长高了好多,清瘦被精壮代替了,好似激情更甚,技巧更佳。这真是了不起的进步啊!

本王可从来没觉得言峰的生理变化是个障碍。他总是越来越有趣,越来越变成我的东西不是吗。你说你自己是“年轻貌美”,呵。本王看起来不知比你优美多少了,而且本王的容貌可是不会改变的。正因为时光不能再本王脸上留下丝毫痕迹,看着这样的言峰,他的习惯受我影响,他的眼神为我改变,身上留下了我的痕迹,就像书写历史一般,如此忠实、如此珍贵……怎么说,都是了不起的成就吧?要作伴侣、甚至大言不惭地说要爱,至少应该接受对方的生命不是吗?

只要是人类,最终都有衰老死亡的一天。你也是,杂种。让人返老还童的药水,如果有的话(本王搞不好还真的有),我也不会用在他身上。

也许我新的肉身真的融入了这个世界也说不定。与时代隔绝而造成的那种时间的漫长感渐渐消失了。我睁开眼睛,言峰他出现在眼前,只是做着和昨日或是明日大同小异的事情,我却察觉到无比的新鲜和耐心,内心混乱的情绪变动,或愉悦或无奈,让人感到充实到上瘾的地步。日出日落,转瞬即逝。

对我而言,变得不再是一个拥有漫长岁月的幽灵,而是一个挂心于凡尘琐事的人类,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呢。我无暇思考,等得到答案时,已经太迟了。

言峰又一次不知道去了世界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处理他代行者的任务。我就这样在教会地下已经被装潢得符合品味的卧室里自娱自乐。如果他不在身边的话,外出游乐还真的比不上在游戏机前刷刷关什么的。可是他这次的出行却持续了好久。最初的三个月,我还能凭借魔力感受他隐约处于远方的所在,之后因为本身魔力耗尽的缘故,就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什么也感受不到了。力量的来源对我而言自然不难得,可是一想到要以其他杂种的生命为食,就一点兴致也没有了,而且吸取他人而不是御主的魔力,也是不能感受他的存在。

像几年前那种我在废墟之上,他在瓦砾之下的感受又出现了。不会是死了吧,言峰。我这样想着。突然意识到,原来我竟然得到了,那种叫做“爱”东西。因为之前好友的死带来的痛不欲生的酸楚,我已经可以与它隔绝好久了。就是那种,“啊,如果他真的消失了,我大概要悲痛万分吧”的感觉。

虽然不允许自己的风度因为一个人类而慌乱,我还是穿戴整齐,扶着门框打算出门,考虑到言峰的下落,因为头疼视线都是模糊的。因为一个杂种虚弱到这个地步,可真不愧是我啊。

我并不是束手无策的,即便是大海捞针,我也总会找到办法拿回属于自己的财宝。这是当然的吧?魔力啊、隐蔽啊、品味什么的……通通顾不得了。情绪复杂地正要离开教堂,那沉重的铁门却突然从外面打开了,阳光倾泻下来,这个时候他回来了。

风尘仆仆的,双手拎满行李,看到我,却一脸出乎意料:“你要出门吗,吉尔伽美什?如果回来的太晚的话,就不请王你观赏此次公务顺手带回的微薄的纪念品了。”

这个混蛋。我一时无言以对,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像这样:


内心其实是这样的:


这个混蛋!杂种!该死的杂种!胆敢毫无自觉地让王体会这样痛苦的牵挂之感!他怎么敢!!啊啊啊啊啊啊——必须以死谢罪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盛怒地喊了他一声,完全无法思考,抬手运动魔力打算惩罚他——可是——可是魔力本来所剩无几,这样一来,就支撑不住了。我直接倒在言峰身上。

剩下的事情就记不太清了。反正醒来的时候,这个罪臣已经准备妥当料理(嗯没有麻婆),倒好了红酒,浴缸放满了热水,并且把外出公务之余给本王准备的礼物规规矩矩地供奉在床边;并没有换下进门时那件风衣,神色诚惶诚恐的。

“……混蛋……杂种……本王不想见你……滚……!”我好像是这么说。

“我真是罪该万死了,吉尔伽美什,”他捧着我的手说,“王要惩罚我的话,可不不可以先把饭吃了?”

显然我不想吃饭,我想吻他。

之后进行的事情啊……应该说是高效、优秀、堪称典范的补魔活动吧~这个风波就这样平息了。

啊啊,收回前言。如果言峰真的老到要死了,我还是会忍不住用什么方法延长他的生命吧。

总之,这就是我与一位年龄上可称大叔的男人交往的感受,年龄不是问题,时间也不是问题。(其实时代背景差距巨大的年下也不是问题)累死了,大概就是这样吧。心怀感激吧杂种们,要不是言峰刚好不在,你们怎么可能在这卑微的APP上看到本王的谕旨呢,再过十五分钟他就会回来了。

 ————————————————————

不到一万赞的话怎么可能赐言峰的照片给你们,笑话。

————————————————————

好吧好吧,王不会食言。


之前大概是这样



现在是这样。(这张照片教会主页都查得到。)

————————————————————

回复评论:

评论里那些说因为言峰太帅所以不算大叔的,你们杂种的脑回路是什么鬼?!

还有那些要言峰联系方式的,滚出来,本王把你们轰成渣!

要本王联系方式的,也滚。




评论(7)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