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色瞳不来一只喵~》08-10【局路无差】【情敌小日记!】

久违的撒土~~

前篇地址:
00-02

03-04

05-07

正文:

08

呀呀呀痒是极具有诱惑力的、最容易爱上人类、并容易让人类爱上的猫族。虽然对于有些事实,当事猫并不了解。

A路人反倒比较了解。痒局长其人,有一种令人发指的魅力值,跟在人身边自带“不自觉放闪”的负面加成——这所有的攻略内容,都是路人在极其不愉快的情节背景下意识到的。

明面上他是个翻译吧,有一回到了死线不得不和报社的美女编辑相约交稿。路人交代痒局长待在家里,谁知道,咖啡厅里他正跟编辑大人谈的火热,一只手啪地拍在他正在涂改的稿子上。

“卧槽,局长?我在干活,你来干嘛?”

痒局长唯恐不够风骚地摘下大框墨镜,给咖啡桌对面目瞪口呆地编辑来了一个异色瞳版的WINK,路人瞬间觉得自己的眼也被闪瞎了。痒局长你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部门的魔鬼级美女啊。

局长很委屈,他的潜台词明明是:不要再勾引路人大大了他有男朋友的你看我就是。

路人把局长推开一边,无比尴尬:“请忽略我家那个傻逼,刚才谈到……”

对话进行了还不到五分钟,那一位又顶着一头粉毛和一对水汪汪的异色瞳凑到他桌子下面,角度猎奇,只在桌面上露出半个扭捏的表情:“路人~我买了咖啡和热巧克力~你要喝吗~~”

“傻逼……”路人几乎被气笑了,对面编辑女士也一脸了然地陪着笑,完全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看着局长推过来的两个杯子,路人脱口而出:“巧克力……”他可是正宗的甜食控,转念一想,热量太高对于杀手的体能需求又不合适,连忙改口“我要咖啡。”

痒局长露出整张脸,大大地给路人笑了一个,把两个杯子都堆到路人鼻子下面:“两杯都给你♪”

草拟粑粑。这尼玛。卧槽。

路人言语不能。

这不是我男朋友吧?不是吧?不、是、吧?

怎么可以把这种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啊。

 

编辑女士觉得自己作为电灯泡已经全身亮得要起火了,草草收了稿子,还给了路人一句忠告:“人是好的,就是有点扎眼。”

扎眼你个头啊!我……和他……不是……!!!

叹了一口气,路人把巧克力递给局长:“喝完。这种只有幼嫩的给给会喝的东西。”

 

09

如果局长只在他翻译员形态的时候给他找麻烦就好了。可是和呀呀呀痒心有灵犀的痒局长给路人找麻烦从来不分时地场合。杀手路人完成了新任务,在地下三无酒吧里刚和顾客心满意足地交完了货,拿到了钱,正打算犒劳自己买个甜点的时候,身后吧台附近骚动起来。

“哟,小样长得不错……”醉汉的声音,“告诉哥哥……是……第一次来玩吗……”

“呃、呃……这个么,怎么说呢……”那个支支吾吾的声音无疑就是局长!

路人猛地转身,眼光恐怖地连黑色兜帽都盖不住:“痒局长?!”

局长彼时正在几个醉汉的调戏包围圈中,听到路人的声音一个机灵看过来:“啊!”

只见局长慵懒地扭了扭腰(虽然只是猫咪自然地舒展腰肢而已),身体像杂技一样地一闪,就推开了挡在面前的高大汉子:“你、贱狗……滚滚滚,你看哈,前面,我……男朋友……”

傻逼你说什么?!路人身体一僵,愣是停止了步伐。

局长还在那不知廉耻地卖着萌:“路人……你、你终于来接我啦~我、我找了你好久喔……”上一秒还身手敏捷地躲过了醉汉,见了路人却似乎连路都不会走了,歪歪扭扭地就要到下。

路人连忙一个箭步接住局长,淡淡的酒味。再仔细分辨气息:卧槽,鸡尾酒也能醉,什么人啊。

那几个醉汉不乐意了,又把路人围起来:“兄弟不够意思啊,人我们先聊上的。”

路人在显露身手和丢脸之间犹豫了一下,一脸无奈:“我真是他男朋友。”

 

一只喝醉的局长我们实在没法对他期待太多,好在他没有当场变回呀呀呀痒的原形。这样想来的话,一路被路人公主抱着回公寓、使劲蹭路人的领子并且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偶尔喵喵地说句梦话……都……不算什么。

如果不提路人大大的面红耳赤的话。

路人的内心已经崩溃了:像这样的,素不相识,暗杀对象,跟踪自己被鸡尾酒灌得醉死还在这里无意识卖萌勾人的痒局长到底是要闹哪样啊!他决定去宠物店找呀呀呀痒了,他想念那小小只乖巧听话的波斯了。白鼠照顾地还好吗?

实际上,一边把局长沾染了酒吧味儿的衣服和自己的脏衣服扔进洗衣机,路人一边想,照顾局长这个人和照顾个猫已经在难度上不相上下了……跟照顾个男朋友……好像也差不了多少了。

 

第二天在路人的床上安安稳稳醒来的局长却很不爽。一夜好眠告诉他,什么也没发生。狮子那个贱狗,说什么醉酒PLAY会有用。完全没效啊。还不如呀呀呀痒那个时候,可以名正言顺地滚个键盘什么的。现在这幅身体,即使要躺在地上撒娇……也是让人……萌不起来了吧?

 

10

不过上帝对于要追求爱情的人(或者猫)似乎总是格外眷顾。只是淋了一次雨,双重身份的高端得不得了的A 路人大大,就这么躺了。

局长立刻抓住机遇,表现自己。虽然他LOW到一边上网查百科一边行动才懂得怎样照看一个发烧的人类,但那不屈不挠的精神实在值得鼓励。

路人不觉得自己有多虚弱,倒是被他照顾地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这个人还时时刻刻一脸“受了我的照顾就要以身相许”的表情。他坐起来:“那个……局长啊……你给我递个体温计就好了真的……其他的都不需要了。”

“这怎么可以!”局长平常软软的作风这次可是非常强硬,“你病了呀。你看你嗓子都哑了。”他把路人推回床上,眯眼笑道:“我买了蜂蜜和雪梨,肯定会把你治好的喵!”

他的尾音……是不是……说了个“喵”?路人大吃一惊,不过他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斜。路人感受到休眠之后的神清气爽,然后发现痒局长跪在地板上,扒着他的床沿,也睡着了。蜂蜜雪梨做的饮料放在一边床头柜上,凉透很久了。更惊人的是,他居然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揉着痒局长那一头枚红色的,美得让人下不去手的长发把他弄醒。局长嗯嗯了几声,醒了,迷糊中第一句话是:“啊路人……饮料……做好了哦……”

路人微微一笑,问道:“喂傻逼,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发着低烧,声音还是哑的,却意外地性感非常。

痒局长迷糊着,不假思索:“是啊。我喜……”

局长话音未落,路人床头的窗户砰地一声碎裂满地,一道优美的影子跳进来,瞬间化成人形。

局长发挥他非同一般的速度为路人挡开了飞溅的玻璃碎片,见到来人是非常惊讶:“小……小日记。”

那个清秀少年迈着猫咪一般轻佻的步伐靠近局长:“你就是一直躲在这里吗?”

又看了一眼路人“这就是你喜欢的那个大大?”

局长顾不得脸红,看着突然闯入的小日记,恼怒不已,恨不得立刻猫化和他挠个胜负——显然不行。

“不管狮子那个贱狗告诉了你什么,这不是你的家。小日记,请你离开。”

“我为什么要离开?我来就是接你走。”小日记认真道:“这里没有通过《妖化和平法》,到处都是B局的人!家族里对你的行为非常不满!要谈恋爱能不能看看形势?!”

“你们就是这样,什么都要管!这座城市里也有成千上万的猫妖,怎么只管我一个?我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妖化物种的权益……我做的事……”局长咬牙反驳。

“喂人类,”小日记不搭理局长,直接面向路人,“我要带他走,你没意见吧?”

路人倒完全不是病恹恹的样子,他站起来,甚至端着局长做的饮料喝了一口,冰凉的,让人很清醒:“我很有意见。他是我男朋友。”

还悠哉地对局长说:“傻逼你做的这个不够甜。”

小日记见状又惊又怒:“不是吧?!你真的要和人类搞吗?”充满敌意的眼光射向路人,“就和他!他除了长得好看还有什么?!我才是你的同类,是你的兄弟好吗?!痒哥哥,你就不能变回以前那种靠谱的样子吗?我们……当时的样子?”


【TBC】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