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色瞳不来一只喵~》05-07【路局无差】【猫妖梗】【狮鼠高调串场】

【预告:局长高萌!】

前篇:(我这个傻逼终于学会用超链接了别打我……)

00-02

03-04


05

呀呀呀痒注意到路人的视线,倏然放松下来,前一秒还乖乖地站着,立时就变成一只摊在桌子上的特别厚的煎饼果子,喵喵叫着,又软又热的小身体在路人放在书桌上那把手枪上不停蹭着,尾巴调皮地从扳机的圆环中穿过,微微摆动着。

路人突然莫名地感到惊恐,两步上前,把呀呀呀痒正在玩着的手枪拿走,飞快地锁进抽屉里。

“记住了……这个,不能玩。”

他把呀呀呀痒捞在手里,享受着失而复得的感受,却发现小猫的后背上又出现了伤口。上次的爪印还搞不清楚,又添新伤。这下可真的冷静不了了。

“怎么会有像你这种不老实爱受伤的猫咪呀!我不过是一天不在家而已,就又弄成这样,看来我还真是伺候不了你了。”

他把波斯猫放在窝里,自顾自地整理起背包来。不管呀呀呀痒再怎么卖萌叫唤,也不再说一个字。

“喵?”路人……

波斯猫凑近路人脚边,他却移步离开,开始穿上外套,戴起兜帽和围巾,一幅又要出门的样子。

“喵……”真的不要我了QAQ……

呀呀呀痒开始半死不活地趴在路人的皮鞋边上,释放怨念的眼神。

“啧。”路人打扮停当,低头看他,却忍不住笑出声来,蹲下身子,用指尖点着呀呀呀痒粉红的鼻尖:

“别扭捏好不好,是带你去看兽医啦。”

 

当呀呀呀痒看到路人走进的店的大招牌“白鼠宠物♂医院”的时候,他是拒绝进去的。当他被逼无奈被路人抱进了那家温暖地不像医院的诊所里,就看见那只金毛狮子赫然安稳地趴在沙发上。三人都是妖精一族,自己和狮子更是老相识了。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饶是腹黑冰山脸白鼠用中指推了三次眼睛才忍住没笑:“先生,噗……”

“不好意思,我没想笑,哈……不是,没什么不正常……完全没有。”

“这是您的猫?能让我带进治疗室进行一下检查吗?……您就没必要看着了。”白鼠结果路人手里的小猫,忍笑拎进检查室。

一离开路人的视线,波斯猫迫不及待地从白鼠手里跳下来,恢复人形。被白鼠这只货真价实的鼠提溜着,作为一只波斯猫的呀呀呀痒不是一般的郁闷。

“波斯猫家的公子……哈哈哈哈……”狮子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也跟进来嘲笑,“白鼠你看他刚刚是不是萌萌的!那可是我的功劳啊!”

“卧槽你个贱狗有什么立场说我?你一只狮子吃素不说居然被白鼠养在宠物医院里?!”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白鼠他可是我老婆来的好不好?~你说是不是啊白鼠~好不好嘛~~”狮子最擅长的就是在大家都尴尬的时候靠不要脸来挽回局面。

“更正,这只是我养的一只狮子,跟我照料的其他宠物没有任何不同。”

“啊啊啊?白鼠……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啦!QAQ……”狮子哭丧脸。

“呵呵,你有意见?”医生的冷笑。

“当然啦!我可是可以睡在白鼠床……”

“住口!不然打针!”白鼠连忙去堵狮子的嘴。

“呵呵,你们两个就他妈的在秀恩爱……呵呵,这总人额……”呀呀呀痒无意识地再用路人的语气吐槽着。

 

06

如果说路人没有一把推开检查室的门,一切都还好说。

“我突然又急事,我家呀呀呀痒就暂时……诶痒局长?!”路人大惊,“你怎么在这!我家猫呢?!”

“还问猫呢,这只大的也是你家的呀哈哈……”狮子在一边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小声煽风点火。

“狮子你闭嘴好不好!”局长各种窘迫,当着路人的面又不敢表现地过于凶残。

A路人怀疑地看着他们。

“其实呢,这位,呃……”白鼠试图解围。

“痒局长。”局长提示。

“痒局长,对,痒局长是我的朋友,偶然到医院……”

“我就问我家猫呢?”路人不耐烦。

“猫?猫……”白鼠正要答言,眼角看见局长拼命跟他使眼色,便改口道:“呀呀呀痒要在我们这再治疗几天,保证好好地还给你……”

“草拟粑粑白鼠你不是玩我呢吧!”路人明显不相信。

“路人你还不相信我吗?”白鼠巨尴尬,一手就把局长往路人身上一推,“给你一个大活人当押金,随你处置好吧?”

“喂!”路人顺手接过倒过来的局长,因为这个可疑人物有神秘消失的前科,手劲儿还用的不小,印的痒局长不禁脸红。

“卧槽白鼠看见了没有那狗比居然还脸红哎哎哎没眼看了……”狮子已抓狂。

“猫你得给我照顾好了!”虽然相信好朋友白鼠,路人还是有些不放心。

“没问题没问题,全包在我身上。”白鼠红口白牙保票着,心想就让他自求多福吧~

 

痒局长的精神状态却还维持在A路人大大居然不嫌弃我难看这个点上,完全没有下一步的计划,就这么冒着幸福的泡泡被路人牵着领回了家。

 

07

“你为什么跟我的猫长得那么像?”

坐在沙发上,局长心想我就知道逃不开这个问题。思来想去也只有一招转移话题,便道:“那个,路人,你还没有看过你抢回来的资料吗?”

“呵呵,资料啊,就为了收拾你照顾猫我还真没看,you are thoughtful……”路人不慌不忙地用不知哪里找到的皮带将局长紧紧绑在沙发上,之后才好整以暇地拿出资料,“就让我看看——局长?”

照片上的人是18号任务的目标。

枚红色的长发,白皙得过分的脸,带着迷糊笑容的嘴角,还有……一蓝一绿的一对异色瞳。18号目标是痒局长。

路人盯着局长看了一会儿,快速地把手里的照片撕毁了。

局长算是送上门的,杀了他呢就是送上门的外快,不杀他呢就是送上门的麻烦。

路人一言不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见他从卧室里面扔出来一个枕头。

“今晚你睡沙发,乖乖地别给我找事,知道吗?好了知道了就滚吧傻逼。”

局长呆呆地抱着枕头,看着路人卧室的门砰地关上,忽闪忽闪着一双眼。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路人半夜醒来发现枕边有个人的时候这样想道。

路人的床本来一个人睡完全不小,可是这个家伙非要爬上来那就紧张得要命了。这个一头红发的人还非要蜷起来睡,他以为他是猫啊!他以为他是呀呀呀……!不对,不是的。

路人一脸卧槽地爬起来,打开小夜灯,暖黄的灯光下玫红的发丝像童话里的玫瑰一样开放在他常年单身的身畔,暧昧幽深,流光溢彩;他的呼吸缓慢而平稳,优美得可以用安静来形容;睡颜更是……上文铺垫得够了,不用多说。

然而……

“傻逼你给我起来起来起来!”路人一不小心就用称呼猫的词来叫他了,“话说你是怎么进来的啊混蛋!”

“嗯嗯嗯……”局长睡眼朦胧的,勉强睁眼,“人家都睡了,干嘛啦……”

“卧槽你还挺有理啊,”路人简直要崩溃了,“你是应该睡这吗?!”

“以前一直是……”局长脱口而出,又别别扭扭地改口,“而且……那个……我不敢一个人睡嘛……”

路人一脸懵逼。他这是被一个青年男子卖萌了是吗?卖萌了是吗?萌了是吗?了是吗?是吗?吗!

“看来你不仅是个傻逼还是个变态,我感觉太不安全了。说吧,”路人不去看局长那一双极具诱惑力的异色瞳,“你是自己滚出去,还是我把你弄出去。”

自从知道路人大大是个兼职杀手后,局长自然不敢在武力上有什么造次,不情不愿地道,小小声那一种:“我滚就是啦。我滚好吗……”然后一寸寸从路人床上挪下来。

路人就这么冷眼看着。

局长慢吞吞地下床,突然打了个喷嚏。

路人莫名其妙地一愣。

抱着枕头的局长也莫名其妙地,回头看了路人一眼,极度幽怨。

“真的不可以喵?”

路人像触电一般地从床上弹起来,一个公主抱就把局长抄起来并且正正地扔回了床上,在局长一脸懵逼的时候飞快为对方盖上被子。

再开口时,这句话生硬地不像样子:“我警告你啊傻逼,不许给我感冒在家里散发病菌你知道伐!”


【TBC】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