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色瞳不来一只喵~》03-04【路局无差】【人类路VS猫妖局】

上篇地址:

http://heiyuyuyun.lofter.com/post/1d0d8a19_aac8488


03

A路人从来不知道:喵主子的脾气有千万种,铲屎官的卑微总是只有一种。

现在他领教了。

呀呀呀痒说起来也没什么特别不好的习惯。不像其他猫奴家的主子爱到处乱窜,掉浴缸挠沙发啥的破坏东西。就是……太黏人了。

像滚键盘,毁了他一下午码的洋屁;打扰他看书,圆润的一只压着书页不让翻什么的,都是小事。多少次背着格外沉重的背包走到出版社,呀呀呀痒这傻逼才从包里探出头来……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钻进去的;和妹子们聊天的时候,他必定会钻出来卖萌,让一群萌点极低的人类完全无法正常交流……不过,他的人气并没有降低也就是了。睡觉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会跳到他床上,尾巴甩的他整个人都是痒的……不,你还不能说他。

别看这只波斯猫身形不大,任性起来脾气谁也比不了。动不动就装晕倒,一天不理他就不好好吃东西。A路人觉得自己耐心从来没有这么好过,最近几天,他已经购置了猫咪携带包,随身滚毛器等一系列物品,还给呀呀呀痒买了一个枚红色的项圈,写上名字,怕他一不小心就会丢掉。

“喂,痒撒比,我觉得我不是养了只猫,我是交了个女朋友。你说呢。”他面无表情地给波斯猫洗澡时,忍不住自言自语道。

谁知道那猫咪闻言,全身的毛都炸起来,踩着浴盆窜出好远。(其实是在害羞……)

“什么鬼,你不开心啊?”A路人哈哈大笑,“不想当女朋友,难道要当男朋友的吗?”

“痒撒比,你真的是撒比一只啊……”

 

不过,欲求不满,也几乎是所有喵的特性。路人离开了家里,呀呀呀痒变成人形,趴在路人的床上,被他的香气包围着,不禁打了个滚儿。

真的,好幸福啊……

突然,什么地方响起了嗡嗡的声音。

他猛地一震,下意识地变成波斯猫,却发现声源是被子下面路人落下的手机。

短信提醒。

他好奇地随手划开。发信人显示是“B”。

【任务17号剩余20小时,抓紧了。】

“17号任务”,熟悉的词语。

他隐约觉得有些什么不太对。空气中瞬间弥漫莫名危险的气息。

随着枚红色的烟雾,房间里变得空无一人。

 

在城市的另一端,路人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猛地把兜帽拉下,收起狙击枪,拆卸,整整齐齐地摆放到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公文包里。

“结束了啊……”他检视着自己,算是毫发无伤。只是身后背包里新买的高级猫粮已经被子弹打穿,破了一个洞。

“草,”他骂道,把洒满了背包的猫粮都丢出来,“不能要了。”

他迅速处理了这些东西,从上衣口袋里套出黑框眼镜带上,瞬间又变成了有点温文的翻译A路人大大。

他在衣兜里找手机,想把人物尽快提交了,竟摸了个空。那么,那个东西也……

因为意外丢失的信息,他浑身瞬间沁出冷汗。

 

04

“你在找的,不会是这个吧?”顶楼的天台,本应该空无一人。此时却有声音传来,还有脚步声。路人全面警戒,转身的瞬间已经上膛。

“路人,不要那么紧张吗……你要知道,我是没有恶意的。”那个软糯声音的主人从水箱后面走出来,步伐轻盈而优雅,如同猫咪一般的悄然无声。他大概是个青年男子,带着一副墨镜,枚红色的长发随风飞舞,白色的衬衣看起来有些大,扣子严谨一直扣到领口。

“你是谁?”路人旋身逼近,把手枪比到男子的太阳穴,“快说。难道你是B局的人?”

“不是,”那人也没有一丝反抗,挥挥手中的一小打纸片,“我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我只是劝你收手。”

“你到底是谁?”路人咬牙道。

“你认不出我?”男子的声音意外地委屈,“我是痒……”他目光四处转动,正好瞥见远远的广告牌上“妖化物种管理局”的字样上,随口编道“痒局长。”

“物化妖与人类的平权才是大势所趋,你服务的组织……终究是一厢情愿,无力回天的啊。呐,A路人,你相信吗?就在不久的将来,人妖之间的通婚也是很可能被允许的哦。”

“相信我,路人。”痒局长回味着路人的名字在舌尖的触感,一双眼熠熠生辉(可惜墨镜之后人家看不见)。他把手中的那一叠相片还给路人。

“相信我。”

路人的眼神显然还是在怀疑,四周安静地不像样子。他突然一跃,拉着痒局长滚到在地上,天台响起密集的枪声。

 

路人是职业杀手,枪林弹雨没少经历过,他动作敏捷而精准,飞快地干掉了几个敌人。暗中敌人未知的身份和怀中这个负伤的男子的身份都是未知,他感觉无比郁闷。不过,也终于解决了。

路人带着局长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房子意外地清冷,没有了呀呀呀痒柔软的叫声,莫名的让人心慌。不过路人来不仅心慌,他把男人安置在床上,快手快脚地用绷带处理了伤口。一边接起自己的手机:“喂?”

“17号任务完成了?”经过伪装的冰冷的机械女声。

“你说呢?”路人咬牙怒道,“你挑这么精确的时机打来电话,难道不是把我的行动看的一清二楚了?”

“而且,我受到袭击,为什么没有你们的人协助?”路人冷声问,忽而又冷笑出声,“我明白了,连攻击我的人,恐怕也是你安排的吧?”

那边一时并没有回应,突然那女声又说:“……你可知道,和你在一起的是什么人?”

“哼,不知道,那个人偷走了我的任务资料,我当时正在交涉。不过有一点我知道,那就是A路人不会再和你们合作了。”

“你考虑好了吗?”

“现在的我,还真不缺你们那点儿佣金。我尤其厌恶会把枪口志向合作者的那种组织。”路人怒道,“再见。”

这条早晚都知道要断的财路果然还是断了。

“现在轮到咱们俩了,什么来着……痒局长?该把事情好好说清楚了吧?你是怎么拿到我的人物资料?怎么会知道我?你是谁?!”路人一把撸下局长的墨镜,那人瑟缩了一下,眼睛里光芒闪烁着熟悉又陌生的色彩。

“别急啊,路人,你听……”局长声线软软地突然说。

身后突然传来细细的猫咪的叫声。

“什么——”路人下意识地回头,纯白色的呀呀呀痒一双无辜的异色瞳水汪汪地望着他。

而他刚刚包扎好的痒局长则在他在他回头的瞬间消失了。

“痒局长?!卧槽,什么情况……”

【TBC】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