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色瞳不来一只喵~》00-02【路局无差】【猫妖prao】

《异色瞳不来一只喵~》

【猫妖局VS人类路VS狮子妖VS白鼠妖】【路局主场,狮鼠串场】

预定HE,萌萌哒波斯猫局长和翻译兼杀手路人的故事……


00

“哇哦……”他趴在栏杆上,不敢靠的更近,只是眼睛凝视着下方的街道。那个橙色头发的男子,谈笑风生地跟身边的几个妹子走着。

他忍不住又叹息一声,声音软糯糯的,“A路人大大好帅哦……”

“卧槽,你恶心死我了好吗……”身边人不屑道,金发绿眸在阳光下微微眯起,“难道皇族猫都是这德行吗?”他甩了甩金色的发丝就像甩他引以为傲的鬃毛。

“可是我好喜欢A路人大大噢……呀呀呀痒好喜欢A路人哦……”他完全不以为意,暗恋带来的热和软的感受,让他整个脸颊都贴在正午太阳烤的火热的栏杆上,枚红色的发丝因为滚烫而弯曲,白皙的脸颊也微微泛红,他都不以为意……热辣而白亮的阳光刺入他的眼眸里,那是一对奇异的异色瞳,蓝的似夜空,绿的似森林,此刻都散射着迷醉的光芒。

“受不了你了!”狮子轻轻一挥手,那是妖精的法术,被太阳晒得黑亮的栏杆瞬间消失。

那趴在栏杆上的男子并没有受到重力的打击而踉跄跌落,反而是如同杂技一般优美地伸直腰站起身来,抬起手肘直接去顶狮子的脖颈,异色瞳变得摄人心魄:“反了你了。”

狮子闪身避过,挑衅地盯着枚红色头发的男子:“不过是波斯猫家的公子一只,喵喵叫地我还真是不怎么怕哦。不就是暗个恋而已,整个猫都变了一只吧你。看不下去。”

“去你妹,话说我暗恋关你什么事啊蠢狮子,你连恋爱这种伟大的感情都不能懂吧,可怜。”呀呀呀痒轻蔑道,“不行,我得主动一点才行。”

顷刻之间他又怂了:“不行啊,大大身边都是萌妹子,我又不是妹子……而且我长得那么难看,小日记他们都说我的头发是给给色……怎么办……大大肯定看都不要看我……”

狮子忍笑道:“那你变回原形啊,原形看不出来头发的给给色。”

“是哦,可以可以。”说话之间,那玫红发丝的男子砰地一声没了踪影,砖地上只有一只雪白的身形优雅偏于纤细的白色波斯猫在婉转徘徊着。

“哦哟,真变了!”狮子兴高采烈,拿手指去挑波斯猫的爪子,被呀呀呀痒一把打开。

“噫!你这么凶悍,还这么大只,难看。”他坏心地说。

“这样也不行啊,我就知道……”呀呀呀痒的声音特别沮丧。

“再变小一点看看。”

“好……吧。”他咬牙道,再次碰的一声,波斯猫不见了,原地上那只小猫只有原本的三分之一大小,腿短眼大,连路都还不太会走的样子。

“啊哈哈哈哈哈,这个好这个好。”狮子赞道。

“这个可以?”小奶猫开心地原地转了两圈,尾巴颤颤地翘起来。

“狮子狮子!快给我写个牌!”

“啊你好麻烦,直接去勾搭不就好啦!”

“我不敢!你快给本公子写!”

狮子无奈,只得变出纸笔:“真是怕了你了,写什么啦?”

“你觉得……我哪里最好看?”呀呀呀痒小心翼翼地问道。

“都丑。”狮子下意识地快速回答,一错眼看见变成奶猫的呀呀呀痒整个猫都低沉下来,又不忍心地改口道,“就是眼睛还挺好看的。”

“哦YES!你就写……异色瞳不来一只喵~”

喂,狮子忍不住腹诽,这样真的可以吗……


01

呀呀呀痒已经躲在纸牌后面喵喵叫了一整天了。

A路人早上来过,确实在他面前停留了几分钟。当那双红眸凝望着他的时候,呀呀呀痒觉得自己心跳都要停了。他颤颤地喵了一声,眼见着A路人伸出手指,慢慢慢慢地靠近他,就差一点点、一点点就可以——!

他收手了。

似乎是轻轻叹了口气,A路人站起身来,转身走了。

呀呀呀痒整个人愣在那里。明明这都已经是自己最好看的样子了,那个人还是不会选择他。谁现在跟他多说一个字,他都能哭给你看。

快到下午的时候,他实在忍不住了,变成人形上天遁地地把狮子又拽出来。

“我的痒公子,你又要闹哪样?!”

“他不要我!”

“啊?……那可就难办了诶……”狮子缓缓沉吟道,“话说,美貌固然可以先声夺人,哀怜其实也不失为一种风韵……”

“啊,我懂了!我懂了!”呀呀呀痒很欢乐地跳起来,异色瞳里再度燃起火来:“我变得可怜是不是就可以!狮子,你快给我一下!”

“卧槽不是吧你!我要弄伤了你,你的家族……不,光是小日记炸起毛来我就吃不住了!”

“哎呀,你怎么这么死板,你让小日记直接来找我!小日记就是个变态,哼。”呀呀呀痒不以为意。

“你真不帮我?”他再度看向狮子。

“饶了我吧公子爷!我不杀生的,我吃素你知道不!”

“那我自己来!”呀呀呀痒随手捡起地上的一块颇有棱角的石头,看也不看就往胸口上划去,狮子见状连忙拦住:“你等等!住手!没轻没重的……还是我来帮你吧。”

……

 

于是,路人回家路上,又看到了那只白色小波斯猫。只不过,早晨它还特别乖巧呆萌地冲他喵喵叫,现在却满身血迹,蜷缩在那张小小纸牌后面。剩下的只有颤颤的呼吸声了。

路人不禁惊呼,连忙蹲下身去查看。

波斯猫似心有灵犀也恰仰头看他,这次他看清楚了,一蓝一绿的异色瞳,雪白的绒毛,如果忽略掉身上那一大片血迹的话,真是一只很漂亮的小猫。

早上看见他的时候,心里只是想着好萌好萌,但是自己家面积不大,书本又多,不太适合养猫,而且这么漂亮的猫咪……大概会有很多人家想要领养吧,自己真的是,犯的着吗。

没想到就会伤成这样。

“什么鬼啊,才一天没见,怎么这么狼狈啊?你怎么了?恩?”他喃喃自语着再次伸出手去,但小猫身上都是血,也看不出伤口在什么地方,他欲抚摸,却又在空中停住。

“喵……”波斯猫小小声地叫了一声,努力地凑过头去,直曾在路人的手心。尾巴小幅度地扫动着,就在纸牌上那行字上:

“异色瞳不来一只喵~”

啊啊,这一瞬间……心……真的要化了。

“真是的,不管了。既然没人要我就真捡走了啊。”他在空无一人的街都上,这句话也不是对任何人说。路人解下围在身上的黑色毛围巾,像捧着易碎品一样把波斯猫抱在怀中。


02

呀呀呀痒说不清楚自己颤抖的缘由。可能是因为这种消毒的药剂抹在身上的刺痛,可能是因为幼猫身体的软弱,可能是因为这个人……太过温柔。

他了解的路人大大是个专职翻译,却完全想不到他对于捆绑包扎这一类的事情居然是如此轻车熟路。难道他还照顾过别的小动物吗?

而A路人看到波斯猫对自己的包扎一点也不抵触,轻轻一碰就软软地肚皮朝上躺在他家桌子上,忍不住更放肆地去各处抚摸他。啊,真的是……太可爱了……再这样摸下去,他觉得自己的职业素质都要灰飞烟灭了。想到这里,他眼神一凛,仔细查看波斯猫身上的伤口:“恩,巨大的猫科动物爪印……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算了,我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改天拜访下白鼠问问看吧。”

“呐,乖小猫,乖~~话说,要叫你什么好呢?”

波斯猫扭捏着挠那张写着求收养纸牌,路人于是便把纸牌拿过来,随手翻了个面,果然看见一行小字“呀呀呀痒”。

“啊?这是你的名字吗?……呀呀呀痒?”A路人不禁失笑,“呀呀呀痒这名字很土诶……我以为……”你长得这么仙飘飘的,“你应该有一个更加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字来着。不过,没关系啦,就叫你呀呀呀痒吧……草拟粑粑,好长。”

呀呀呀痒表示血槽已空,A路人大大念自己的名字哎!他咕咚一声翻了个身,巨大的幸福冲击中直接失去了知觉。

 

路人摘掉眼镜,把桌上的两本原文一本词典三本大厚书抱起来塞到上层书架上,沉默无语地拉开书桌下平日上锁的抽屉,里面的物体黑色,冰冷,泛着金属的光泽。他看了一会儿,又把抽屉锁好。他听到耳边咪咪的声音了。

幼年的波斯猫正试图从他的腿上爬上来。“喂,你伤好了吗就来调戏主人啊,如果再晕倒的话我可不要管你了傻逼猫。”路人嘴上尖刻,却是挑眉一笑,把小猫捞在膝头,慢慢地抚摸着。他嫌弃呀呀呀痒的名字太长,总是自顾自地叫他傻逼猫,倒是波斯猫本人乖乖地接受了。

“痒傻逼,来吃饭啊。”这是我能找到的最贵的猫粮了,但果然还是手做的东西会比较好吧……

“不要乱跑你个傻逼,我没办法上药了!”你很让人担心啊喂!

“啊啊啊不要在我准备材料的时候打扰好不好啊傻逼!”看着你怎么看得进去书啊!

……

……

“喵~”波斯猫一歪头,软绵绵地叫了一声,肉色的小舌头蜻蜓点水般舔了一口路人的手。

“噫!你不是猫吗这动作怎么……真是狗一样的,呐,脏死啦你!”路人想教训他,但顾忌他身上伤口又不忍心下手,波斯猫反而舔得更欢了。

“喂,傻逼,这么爱舔我……不是要把我吃掉吧?”路人开玩笑道。

他不知道,偏过头看他的波斯猫在思考一个多么认真的问题。


【TBC】

 


评论(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