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小妹记事》【局路局无差】【婚后(拟定)】【亲子(领养梗)】

【脑洞开大了,左支右绌,这种梗大概也就仅此一篇吧。】

【侮辱性词语警告!】

【眼中OOC警告!】

【能接受以下设定者入。】

【原创人物】

路小妹:局长和路人领养的女儿,是个傲娇软萌略带腹黑的妹子

伊丽小白:狮子和白鼠领养的女儿,挑染金毛,长得好看,是个高冷学霸


《路小妹记事》

6:20AM

 

宁静,安详的早晨,紫色长发的男人迷糊中正在翻身,突然:

 

“哦♂~五块钱是什么呀~五块特别——”

 

“噫!——”猛地从床上弹起来,在“好用呀”三个字唱出来之前啪地关掉了手机。

 

努力忽略掉那个已然赖在床上的人隐隐的偷笑,痒局长无奈地打着哈欠从床上爬起来。尼玛自从闹钟换了这个铃声之后,他就再也没迟到过。

 

“你睡吧,别忘了10点你的口译会议啊。”他低下头稍微提醒道。

 

“唔……知道了撒比滚吧滚吧……”迷迷糊糊的声音。

 

“诶、你——叫你起床,还骂我——你个贱狗……我们走啦。”局长脚步渐远,然后是门轻轻响了一声。

 

卧槽这个给给,都这么多年了南京方言自带的效果“吴侬软语”还是这么强劲……A路人迷糊中吐槽了一句。

 

7:00AM

 

局长对着镜子给路小妹扎头发。

 

哈?你问路小妹怎么来的?

 

你知道的,情比金坚的局路组在淡出鬼畜圈后依然狗男男混在一起,直到很久以后,A路人翻译的书籍填满了家里书房的三层书架;修空调的痒局长升级成卖空调的痒局长又升级成看着别人卖空调的痒局长……

 

家里的经济条件终于通过了评估,于是就迎来了路小妹~

 

什么?你说怎么可能会叫“路小妹”!

 

喂喂,明明连路人局长的大号都不知道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吧~

 

路小妹刚来的时候很小……现在马上就要升入二年级啦。

 

“啧啧啧……我家路小妹真是美少女胚子啊~~”局长一边拿梳子一下下梳理着小女孩乌黑的头发,一边痴汉自家女儿:“美,真美~”

 

他一边看着镜子里面的路小妹的头发,一边瞥着一边桌子上摊着的一本《少女编发大全》。

 

哼哼,谁说工科生没审美!心灵手巧的我岂是那个还在睡觉的手残比得了的!

 

“局长粑粑~我要花仙子头~~”路小妹回头,一双葡萄似的黑眼睛望着他。

 

“诶!……我怎么觉得那个不好看……”

 

8:20AM

 

“小妹注意安全哈,今天下午我来接你们哈~”局长一边倒车,一边对路小妹说,“呐,你今天这么可爱,没问题的~”

 

“恩!”路小妹背上她暖橙色的小背包,跳下副驾驶座:“局长粑粑再见~~~MUA~~~”

 

13:58PM

 

他们很快就再见了。

 

在班主任办公室里。

 

“是小妹爸爸吧!小妹这次的事情……实在是有些……”精明干练的班主任对着局长却有些迟疑。吞吞吐吐地,一边打量着这个长相有些魅惑的紫发男人。

 

“是他先的!他先骂局长爸爸……是……”路小妹把脸藏在黑色兜帽里,委委屈屈地抬起脸来望着局长。

 

隔壁班的班花伊丽小白也来帮腔:“局长,这真不是小妹的错!明明是那个傻逼说的很难听!真的受不了!他总是这样骂别人!上次白鼠来接我放学他就说什么死玻……”

 

“伊丽小白!你跟路小妹一个班吗你就瞎说!”班主任连忙打断。

 

局长立时就明白了,毕竟他和路人在一起之后,这样那样的事情也都经历的不少。但会影响到学校来他还真的是没料想到。

 

“哦我大概知道是什么事了。”他点点头,露出一个和善却显得幽深的微笑:“小妹,你对人家同学动手过,有没有道歉呐?”

 

“为什么我要道歉?!”路小妹甩开局长的手,“他……真的很过分啊!局长爸爸你自己都这样!……我不要理你了啦!”说罢,直接撒腿跑出了老师办公室。

 

“小妹!”挑染了一头金毛的伊丽小白追了出去。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局长对班主任老师道,“小妹打人真的是不对,是我太宠她了。明天我就带小妹来给她的同学道歉……不过,小朋友……”

 

他的眼神看向那个蜷缩在班主任老师身后的鼻子流着血的男孩,异色瞳微微一闪,低声道:“你也应该向我道歉啊,对不对?”

 

局长的声音在男性中算是偏高的,再加上他那无可救药的口音,所以路人听他讲话无论何时都是软绵绵好欺负的调调。此时压低声音,整个人气场都不一样了。

 

“我、我没……”

 

“来我猜猜你说了什么哦……恩……死玻璃?基佬?”他姿态闲适地坐着,一字一顿地咬着舌尖道,冷酷的眼神直视着男孩。

 

“为什么……要这么辱骂别人?恩?”

 

一阵沉默,小男孩似乎完全被这个美貌的男人吓懵了,居然大声哭出来:“爸!——”

 

一个中年男子从办公室外冲进来,皱巴巴的外套和油光满面,冲过来一把揪住局长外套里面露出的衬衫领子:“你愿做娘炮我不管,你他娘的别欺负我儿子!”

 

“张小虎爸爸!”班主任头大地连忙上前,“人家家长已经答应赔偿和道歉了啊!我不是让您在办公室外面稍等吗!”

 

男子破口大骂:“你老师是怎么当的!让个死娘炮欺负我儿子!”伸手欲推班主任,局长站起身来一手扶着女班主任,用肩膀挡了一下。

 

“我劝你别动手啊!”痒局长断然喝到,“我一个娘炮我还注意素质呢。”

 

2:35PM

 

“好啦,好啦,别哭了小妹?我知道你没犯错,没犯错啦。”局长搂着路小妹安慰道,“我给你被唐诗好不好?来来来,春城无处不飞花……”他故意用浓重的南方方言念道,说不尽的柔软和奇异的上扬语调,把路小妹和伊丽小白都逗笑了,“你看,江南才子,有没有?”他的声音不知为何有一点点哑。

 

见到两个孩子的情绪都缓和下来,局长才缓缓开口,说出的话却意外地有些幼稚促狭:“小妹,你知道,我让你道歉,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事情……而是要解决问题,你应该道个歉,让大家都看到你是个讲道理的孩子,让大家都知道是他欺负你,知道吗?当他鼻青脸肿地大吵大闹的时候,你漂漂亮亮干干净净文文雅雅地搞定他,知不知道?~”

 

“切……”路小妹把残余的眼泪擦在局长的卡其色双排扣大衣上,“你肯定也就是这么欺负路人爸爸的!”

 

“好好好,是我欺负路人行了吧~小妹,让小白陪你去继续上课吧,好吧?”

 

“不要!我不想见到小虎!”

 

“小妹,一只贱狗,即使他咬过你,他仍然是一只狗而已。你会因为教室里有一只狗就不想上课吗?”局长微微笑道。

 

17:30PM

 

“小妹小白!在这儿!”

 

路小妹和伊丽小白欢呼一声,一起冲向那把橙色的雨伞。伞下的那个人,背着电脑包,一身纯黑色的西装,俊脸上带着电死人的开朗笑容,橙色的乱发和雨伞交相辉映。

 

“路人爸爸!”“路人!”是的,四欠分别领养的两个孩子,却总是局路二人接送上下学。

 

相比于工作忙地四处出差的狮子和动不动就有大手术玩消失的白鼠大夫来说;局长是公司高层,算是上班族,上下班时间比较稳定;而专职翻译的路人没有口译任务的时候,则会有大把的时间呆在家里,小妹和小白又在同样的学校,说不帮着那两个贱狗接孩子都说不过去。

 

“抱歉啊来晚了。”路人一手牵一个,把折叠伞固定在电脑包背带上,“本来痒撒比要来接你们的,突然说公司有事来不了了,于是我就来了……fuck my life资料还没搞完呢!两个磨人的小妖精啊你们!快叫路人爸爸!”

 

“路人爸爸见到你我好开心~~”小妹从善如流地抱住路人的腰。

 

“……才不要呢……好傻……”小白小声嘟囔道。

 

“小白你怎么跟白鼠那个学霸一样高冷啊!哎呀,还是我家小妹好,虽然呆,但是萌~”路人笑道。

 

“路人,为什么局长没来啊?明明下午刚刚来过学校的。”小白问道。

 

“什么鬼,局长来过学校?他为什么来?我怎么不知道……”路人一脸惊讶的表情。

 

21:48PM

 

“可以啊你痒撒比,小妹在学校被欺负了都不告诉我?”局长还没脱下外套,路人便坐在沙发上开始质问他。

 

“诶,我是怕你心急嘛,况且你在工作,手机都是关的,练习你也联系不上嘛。”局长声音闷闷地道,自顾自地换衣进来。

 

“小妹和小白都在楼上学习?”他瞥了一眼楼梯。

 

“你别转移话题,”路人道,“你还让小妹去给人家道歉,您是有多怂?”

 

“怎么啦,打到人家流鼻血,道个歉也没什么。难道你还要扑上去硬肛啊老大,同学之间还要相处的好不好。”局长凑过来,猛地坐下,整个人缩到沙发里,很疲惫的样子。

 

“我真是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路人还是怒火中烧,“那也不能让小妹就这样一直忍着班里这种傻逼吧!局长你倒是说句话……”

 

“我这累得都要躺尸了路人大大你就放过我吧……咳咳咳”局长更深地陷进去,有气无力地咳嗽起来。

 

“哎哎哎怎么了怎么了?”路人吓了一跳,连忙俯身过去,“那里不舒服啊撒比你倒是说!”

 

“啊……我难受……哪里都不舒服!我见那个家长还被推得撞了桌子呢QAQ”局长的调子愈发软,脸色泛红,一双蓝绿的异色瞳仿佛盛满朦胧水光,“路人我要死而后已了咳咳……”

 

路人拂过长长的紫色刘海儿试了试他的额头,真的很烫:“怎么生病了也不知道说,果真是撒比啊你。”语气里却是掩不住的心疼。

 

局长对于路人而言,身高碾压,腹黑碾压,这几年就连工资都碾压了,也只有他恶意卖萌的时候,路人才会想起来局长才是那个年下。

 

“你躺着别动!”他命令道,找来毛毯把沙发上的局长盖好,“我去向白鼠求救!”

 

一边拨电话,路人还忍不住一直在一边儿吐槽:“哪里来的无耻老贼,教养不好的小鬼欺负我女儿;还敢欺负我家局长……无耻老贼!”

 

“嘟”的一声,电话通了,白鼠迷迷糊糊的声音传来,显然医生难得的夜班补眠又被惊醒了。

 

“喂路人……什么无耻老贼?”清凉圆润的男神音响起。

 

“啊白鼠不是说你啊。”路人连忙改口。

 

“什么事,不知道我这里难得补个觉吗……”白鼠在诊室的桌子上怨念无比地揉着眼睛。

 

“救命啊白鼠,局长发烧了怎么办。”

 

“发烧了?这种症状……这个季节,冷热交替,着凉也是正常的,”白鼠哈欠连篇,“吃点阿莫西林之类的,或者退烧药消炎药的话……”

 

“等等等等那都是什么我记不住你能不能说慢点,阿莫西林啥的是怎么拼写的……?”

 

“噫!我去这你不知道!文科生真是没救……还怎么拼……翻译翻傻了你哈哈哈哈……”

 

“我草拟粑粑能不能正经点!局长生病呢!”路人骂道。

 

“好好好,夜班被吵醒还要间接被你们两个基秀恩爱,这尼玛的……”

 

电话那头隐隐传来局长的声音:“白鼠我可没惹你……”

 

“我家小白在你家是吧,”白鼠巨淡定地问,“你问小白就是了,你们家里常备药品肯定都有,不确定地看说明书,再不确定就问小白。局长多喝热水……记得提醒小白好好做作业。”

 

“知道了知道了,小白可比你靠谱多了!”路人恶狠狠地道,“狮子不在你就思春去吧公交鼠,还说我俩秀恩爱,我这是关心则乱好吗,好吗!”

 

“闭嘴,无耻老贼,本医生要睡觉了……”

 

啪嗒,挂断。

 

22:23PM

 

“小白,你白鼠爸爸让你乖乖写作业。”路人接过伊丽小白递来的药品。

 

“哈……”小白打了个哈欠,“早就写完了,我连小妹那份都写完了。”

 

路局二人一脸黑线。

 

“对了路人,局长和张小虎他爸撕逼的时候,我站在办公室外面,拍到这个。”小白向路人举起手机。

 

路人目瞪口爱地盯着里面的撕逼实况:“小白,你真有前途!……哈哈哈,倒戈卸甲吧无耻老贼!”

 

3:02AM

 

@A路人:好久不冒泡,久违了。有很不爽的人欺负我家局长。注意素质,谢谢。

 

“小小小小小、小虎家长”

 

“不不是是是让你站♂站在外面”

 

“儿子儿子儿儿儿儿子欺♂负我”

 

“娘娘娘娘娘炮欺欺欺欺欺、欺负我”

 

“我娘我炮欺负我”

 

“我我我啊♂啊没素质”

 

B站鬼畜区刮起了旋风。早已淡出圈的四大欠王之一A路人发布新的鬼畜视频:“注意素质,谢谢”主人公是一被打了马赛克的中年大叔。视频以其大快人心的内容和魔性的节奏风靡全站。自此,“小虎家长”加入鬼畜全明星……

 

评论区已爆炸:

 

抛出这个大师球的瞬间我的手在颤抖……

 

有生之年系列……

 

卧槽这是传说中的鬼畜区大神A路人?!

 

作为一个纵横B站二十余年的老人,我告诉你们这些年轻人,是的~

 

老大我们好想你!!!

 

路人一上线就刷局路哈哈哈哈哈……

 

我去大大回复我说“为什么到了现在还不是路局”哈哈哈哈哈哈

 

百年好合!

 

……

……

 

10:25AM

 

“小虎,昨天你看了B站那个视频没有?小虎家长那个口音真的跟你好像啊哈哈哈哈……”

 

“你这么一说真的是哦哈哈哈哈……”

 

从此小虎在学校里变得有些难以直视,毕竟视频太火,播放量瞬间超过千万。

 

同时,小妹也遭到了一群女同学的围堵:“小妹,那天老师办公室里那个紫头发的……是你爸爸?”

 

“是啊,是局长爸爸啊怎么了咩?”

 

“你爸好帅啊……”

 

“真的,妖孽的那种帅法哦……”

 

“学校艺术节的时候,你爸爸会来吗?……”

 

路过的伊丽小白一把拉走了路小妹,“好啦去上课啦。”

 

【FIN】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