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藻前×巫女】《两世缘》

巫女转世成一位公主这种狗血俗梗。
我喜欢俗。
玉藻前是需要疼爱的狐美男。
OOC预警。
我现在极度想要玉藻前,写甜许愿。

《两世缘》

1
我名花羽,是虚部卿亲王的女儿。
在这繁盛的平安京,皇族仕女并不少见,父亲身份异常高贵,我也不仅仅是父亲唯一的女儿,幸而依靠着母家的地位,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
有闲钱,除了置办合乎身份的衣饰之外,可以买书;闲暇的时光,除了必要的社交,可以吹笛。我对于生活,虽则时觉无聊,但一向满意。
17岁上,母亲去世,未曾许婚的我被陛下选中,担任贺茂斋院的斋宫。无法拒绝,焚香沐浴斋戒之后,就是我离开京都的行期。
这个时候,有一位很风趣的占卜师前来拜访。

2
“您近来运势很足呢。”占卜师笑着说,人们都称她为八百比丘尼,或是仆地巫女,我喜欢奇闻逸事,所以与她交往,但此刻,我却有点生气了。
“运势?在我母亲去世之后?”
“请别发怒,我所言的是另一方面的运气。”她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葛叶这只老狐狸,天天宣扬自己占卜多么厉害,还不是让我先找到要紧的人?这下子,不但葛叶甘拜下风……就连那位大人往后都要承认技巧在我之下,还要对我感激不尽呢……我才是京都最强的占卜师……”
“这一支樱花,是城郊花林里摘来的,送给您。殿下,您新逢丧亲之痛,不如出门踏踏青,散散心啊。”
我并未认真琢磨她的话,也没想到我的人生将会发生些么巨大的改变。

3
谁会不喜欢春天的樱花呢。
隔日,我着便服,和侍女一起乘车出游。
绯红落雨,美不胜收。漫天花影中,我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
一个衣饰华丽,神色空茫的女人,她有着和我一模一样的脸。
她分明悠闲地行走着,眉梢眼角却仿佛带着抹不去的悲伤。
如同着了魔一般,我不顾侍女阻拦,走上前去,拉住她的袖子:“你是谁?为什么变成我的样子?”
那人浓妆艳抹的脸彻底呆住了,凝视我良久,她用低沉如酒的声音回答道:“这样……当我思念你的时候,至少可以照照镜子。”

4
请神容易,送神难。
我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东西了。
她说她是“玉藻前”,对我一见如故。我知道她定是妖魅,因为她千变万化,法力也很强,但她总是乐意变成我的模样。
她不依不饶,跟我到宫中,要做我的朋友。
“我也算是宫中人,小姐您家居京中,不方便。”
“我可以做你的侍女。”
“我这里不缺伺候的人。”
“你需要我,慰藉孤独。”
“我自甘平淡,过得不错。”
“可是我……”她直直看着我,自然而然地垂下眼泪来,她抓住我的手,紧紧的,她说:“可是我……寂寞得厉害,每天夜里,我都心痛欲死……”

5
我不像是一个会被这种言语打动的人,但却被她打动了。也许是她迷惑了我。
我允许她居住在我宫中。反正我不日就要离开,也不怕交友不慎之类的风言风语。
玉藻前与我,相当合衬。
她能赏我笛声,能诵我书卷;她时而灵动幽默,又柔情款款。
我插花,用她喜欢的紫罗兰色;她变出轻盈的绯色蝴蝶,停在枝头。
她擅长琵琶与鼓,和着笛声,是我从未听过的仙乐。
说起我喜欢的诗句,她头头是道,滔滔不绝,仿佛我读过的每一个字,她都牢记在心,她怎么能对我性情喜好这样了解?
这真是一见如故,还是久别重逢?

6
但玉藻前是个心境柔弱的人,这让我开始担忧那即将到来的分别。
我们日益交好,我与她同塌而眠。她睡在我身边,却屡屡在噩梦中惊醒。
我调侃道:“大妖怪也怕噩梦吗?”
她露出虚弱而恼怒的表情瞪着我,央求我吹笛给她听。
我为她吹奏温柔的曲子,允她枕在我膝上,于是终于渐渐止了颤抖。
我抚摸她的长发,她的头发和我不一样,丝滑得仿佛某种皮毛,这感觉异常熟悉,我却想不起何时发生过类似的事。
“玉藻前,你是狐狸吧。”
“殿下……让你猜中了呀。”她对我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熟悉呢。”
闻言,她看着我,目光很远,又流下泪来。
我连忙搂着她为她拭泪,“要不是你这样爱哭,我简直怀疑你风流得不像个女人……别哭了,乖。”
她回抱着我,怀抱紧得让人无法呼吸,她的炙热的吐息,更加让人怜惜,我不知道怎样安抚她莫名的哀伤,便问道“你哭成这样子,顶着我的脸,还真是挺奇怪的,你本来是什么样子呢?”

7
“作为你觉得熟悉的奖励,就变回原样给你看吧。”她这样回答。
玉藻前变出妖形,九条蓬松的尾巴缠绕着我。我意识到这恐怕真是个了不得的大妖怪。
仍旧依偎在我怀中,他握着我的手,掀开他的面具。
世间竟有如此美貌的男子。
脸上还带着泪痕,他对我微微一笑,真正颠倒众生。
“你知道我找了你很久吗……很久很久了……我爱你……”他低声诉说道。
……我选择推开他。
即使我的心跳得飞快。
“该称呼您,玉藻前大人吧……您竟是男子,真是始料未及,既然这样,恐怕我不能再与您交往下去了。”
我看着他的笑意在脸上凝结。
“男女同处,本就不该。何况我再过几日就要就任斋宫去了。”
“你,你为何还要做巫女,做祭司呢?!”玉藻前神情一下子变得愤怒又绝望“公主殿下……你不信任我,还不曾把本名告诉我。”
“告诉你也无妨,我名花羽。”
他脸颊彻底褪去了血色,变得惨白可怖:“花,羽,花,羽……这名字,你可是在谴责我吗?你不肯原谅我……是啊,毕竟我把珍贵的东西都弄丢了……”
不待我询问,玉藻前踉跄后退一步,撞破纸门,消失在黑夜中。

8
如果玉藻前是女子,那么我可以默默地关心她。
可他既然是男性的大妖怪,还那样对我,我控制不了自己,一定会爱上他。
不,不论他是什么样子,是男是女,我都已经爱上他了。
玉藻前,恶名有传的大妖怪,我在阴阳寮的记载读到过。阴阳师怎么会放过他?
更况,我已经定下来要做斋院,跟他纠缠,只会为他带来危险。
虽然我不明白我的名字为何让他那样痛苦。
早睡为妙,明日那个名声很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要来拜访,若是我肿着一双哭红的失恋的眼睛,该怎么招待他呢。

9
“您要我帮忙封印一个恶神灵?”平安京又出了大事,能掌握两种神力的神
“是的,花羽殿下。”晴明在屏风外回答道,“整个京都,只有身为斋宫的您有这样的力量。”
“可是我知道,两面佛是很危险的,他的风之力,还有那骇人听闻的雷之力……我为什么要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呢。”
“我这里有一些东西您可能会感兴趣,作为交换,您可愿意祝我一臂之力?”
“是什么?”
“您前世做巫女时的记忆。还有之后的故事。”
不愧是传说中的白狐之子,这阴阳师,太狡猾了。

10
上一世,好歹是为了心爱的人,为了自己的孩子,糟了雷劈。
这一回,平白无故就要遭殃。
我的运气,还真是一轮比一轮差啊。
雷电闪到眼前的瞬间,我这么想道,两面佛果然还是太强大,这是无法抗拒的,发狂的神的力量。
晴明很不靠谱地远远在一边站着,他在搞什么啊!
我的脸搞不好都会被烧焦,要是损害了嘴唇,可就不能吹笛子了。
然而此时,我并不指望,也不希望玉藻前会出现。毕竟他对于这一世的我没有什么责任,尤其是在刚被拒绝的情况下。而且,谁会愿意让自己的爱人来这种鬼地方送死啊。
我想到他,只是觉得遗憾。
如果我不叫花羽就好了。
我想安慰他,孩子们死去,并不是你的错。
是我没能在你身边一起保护他们。
你已经很努力了。
我见过你,你我相爱,这样就很美好了。

11
那把华丽的折扇,在白光刺破虹膜之前挡住了我的眼睛。
有人抱住了我。
那是我的爱人,他有优美的身姿,可爱的尾巴。
……
不要啊。
我不禁跪坐在地上,玉藻前在我怀中。
他浑身浴血,长发散乱,却还是幽幽地看着我。
“夫君、玉、玉藻前……你为什么会来?”我含泪问道。
这称呼让他挑起嘴角,令人惊心动魄地微笑了一下。
“你既然已知前事,就该知道,我不可能不来……”
他有些费力地拽住我一缕头发:“我不喜欢你这巫女的装束……我喜欢你穿十二单……”
我抱紧他:“我也不喜欢你被雷雨击伤的模样……我喜欢九条干净蓬松的尾巴。”
“你还和以前一样喜欢开玩笑……很好,很好……”他微微闭眼,笑道“这感觉很好,从此我不必再惧怕雷电了……”
一片黑暗里,他闭上了眼睛。

11
时间停止了吗?
晴明的声音让我回过神:“稍安勿躁,花羽殿下。玉藻前大人没有大碍。请先随我回府,以便为这位大人疗伤。”
我收了绝望的眼泪,姑且相信他,只听他又补刀道:“玉藻前大人有心理阴影,小题大做,只身来挡也就罢了;您身为下任斋宫,怎么一点常识也无,这两面佛不见得多么难缠……我罩子都特意没开。”
“……”该死的阴阳师。我上课时偷看志怪故事难道不行嘛!

12
“所以,下任斋宫花羽殿下并没有死!!晴明!”
“你安静些,博雅。不是跟你说了,是我设计的假死啊。”
“那,花羽殿下现在在哪里?”耿直的皇族青年问。
“多半在那须野狐妖的领地里……等着抱狐狸崽吧。”晴明笑道。
“她真跟玉藻前走了……”
“是前生注定啊。”
两人说着话,八百比丘尼从那边过来。
晴明丢下博雅,找占卜师搭话。
“有什么事吗,晴明先生?”不知为何,她看起来有些不耐烦。
“咳……没什么事,就是家母交代我传句话。”
“哦,请讲。”
“她说‘小姑娘,省省吧,吃了人鱼肉又能怎样呢?我可是比你多了几百年道行呢!最强占卜师还不是我!玉藻前是我男闺蜜!先一步找到人又怎样?手段绵软,毫无威力!休想抢我助攻!’”听得出来,晴明在努力还原母亲的语调。
博雅在一边忍不住笑出声来。

13
晴明大人 亲启
此是妾以花羽之名,给您的最后一封信。
承蒙恩惠,没齿不忘。妾在那须野,一切都好,甚感满足。只是近来身子沉重,有所不便,未能亲自登门拜会,以表感激。
请转告京中女友,无须记挂妾身。旧居宫殿华锦殿中侍女,请任其自散。
祝好。
并代夫君,那须野主君玉藻前大人遥祝葛叶夫人安好。

花羽 谨上

评论(12)

热度(144)